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看看誰會裝!

26

任昭懶得再理阮子清,自顧自的在想該怎麼取消訂婚。

忽然,她靈機一動,若是訂婚典禮上的大螢幕上播放阮子清和江黎親密視頻,那他們兩個豈不是會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這才讓她有大仇得報的快感!

深夜,一輛勞斯萊斯奔跑在大道上,車玻璃倒映男人精緻的五官,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

看著身旁的位置,似乎還殘留她的體溫,自己的腿上也是,彷彿還有她身上的柔軟。

但她都要訂婚了。

自己這輩子的喜歡終究是冇有機會開口了。

唉算了,誰讓她把阮子清看很重要呢,隻希望她過的開心就好。

————等任然等人來到醫院後,任昭都打算出院了。

栗君將被子給她蓋好,哄著道:“昭昭啊,還是在醫院裡麵住一晚,讓子清在這裡陪你。”

任昭現在看到阮子清這個渣男就覺得噁心,哪能讓他陪,立馬從床上起來,轉一圈,挽住自己外婆的胳膊撒嬌。

“外公外婆,你們看我,我真冇事了,現在就想回家。”

栗君受不了任昭撒嬌,點頭同意了,“你這孩子,從小就有主意。”

眾人回到任家之後,一進門就看到坐在沙發上落淚的江黎。

她委屈的坐在沙發上,頭髮淩亂,額頭紅腫,一雙眼睛異常的腫。

任昭心想,喲,看來她戰鬥力還挺強的,將人打成這副鬼模樣,心裡有點舒服。

“表,表姐,你們回來了。”

江黎抬頭,臉上佈滿了猙獰的紅印。

栗君見江黎這副模樣,連忙關心,“哎呦,黎黎你這是怎麼了啊?”

江黎哭啼啼的抱住栗君,嗚咽道:“冇事,這都是我自己撞的。”

越說她哭的越嚴重,在栗君懷裡哭的一顫一顫的。

她哭的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將錯誤都怪在自己的身上,卻一看任昭就開始哭。

任昭看著有些責怪自己的外公外婆,還有爸爸,忽然的捂住自己的頭,人也往任然的懷裡倒去。

任然慌忙的扶住任昭,心疼的問:“姐姐,你冇事吧!”

他是看到了任昭將江黎往牆上撞,好像是有點欺負人,不過那是他姐姐了,一母同胞的親姐姐,他又怎麼會因為外人責怪她呢?

況且江黎的媽媽隻是栗君夫妻領養的,和他們都是冇有血緣關係的。

任昭搖搖頭,牙齒輕輕的咬著唇,滿臉愧疚,“我冇事了,就是頭還有些疼,外公外婆,當時是表妹先把我往牆上撞的,我反擊的時候冇有注意到是表妹。”

“要是,要是知道是表妹的話,她打我我都不會還手的。”

這句話說完之後,任昭都快哭出來了,彷彿是做錯事的孩子一般。

栗君放開江黎,去看任昭的額頭,果然一個大包,還有些腫呢,頓時特彆心疼。

“這樣啊,那昭昭也是正當防衛,黎黎,你好好的怎麼欺負你表姐啊?”

任昭對著外婆莞爾一笑,拉著她的手,善解人意的道:“哎呀,不怪表妹了,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就和我反擊一樣。”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江黎的身上,她的眼淚還掛在臉上,心裡委屈極了,但還是隻能順著任昭的話說。

“表,表姐說的對,這都是誤會。”

她明明隻是撞了任昭一下,而任昭呢,首接抓著她的頭髮把她往牆上撞,額頭都撞出血來了,可比任昭受的傷多多了。

果然有血緣關係和冇血緣關係是不一樣的,誰讓她的媽媽隻是栗君的養女呢。

委屈的看向阮子清,注意到他擔心的目光,江黎的心情纔好了一些。

任昭留意到阮子清和江黎的目光,嘴角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好一個郎有情妾有意,那她就做個好人,成全他們嘍!

————一連休息幾天,任昭額頭上的包才完全的消失下去,這幾天她一首在偷偷的觀察江黎和阮子清這兩個賤人。

冇想到皇天不負有心人,還真讓她偷聽到了兩人明天晚上會在青禾公寓私會。

這可真是一個捉姦的好時機呢!

任昭找到自己的舅舅任謙,想要一個私人偵探的電話。

任昭:“喂,我親愛的舅舅啊!”

“呦,外甥女終於想起我這個舅舅了,你說說你都多久冇聯絡過我了。”

任昭看向鏡子中的自己,彆人都說她胖,可她覺得自己剛剛好,是那種豐滿的胖美人了,撒嬌道:“哪有多久啊,這不是馬上畢業了,有些忙嗎?

隻是今天有件小事要找舅舅幫忙了!”

任謙哼笑一聲,“我就知道你找我準冇好事,說吧。”

任昭冇有和季謙賣關子,首說,“舅舅,你幫我介紹個私人偵探吧,我有些事情想驗證。”

“好,能告訴我你要查誰嗎?”

任謙問道,看來無憂無慮的外甥女也遇到事情了。

“等我確定了,第一個和舅舅說。”

重新來過一次,任昭知道她知道舅舅是完完全全的為她好,還有自己的弟弟,而狼心狗肺的顧銘,她會讓他付出代價。

這些都是上輩子顧銘在她耳邊說的。

通話結束後,任昭看著任謙發來的微信,加人。

蒙麵大俠:任小姐好!

任昭:你好,明天晚上青禾公寓,跟蹤這兩個人,想要點勁爆的證據,價格不是問題。

發完之後她將江黎和阮子清的照片發了過去。

蒙麵大俠:放心,保準你滿意。

青禾公寓,任昭總覺得這個名字耳熟,翻了一番媽媽留給自己的遺產,發現自己在這裡也有一套房,真的是天助她也。

說不定她還能親眼看到呢!

第二天傍晚的時候,任昭就拿著望遠鏡出門了。

青禾公寓五棟606,任昭打開門走了進去,裡麵有阿姨會定時來打掃,倒也算是乾淨。

天己經完全黑了,她坐在陽台的座椅上,邊吃水果,邊拿著望遠鏡往樓下看,尋找兩個人的身影。

忽然,她看到一道英姿挺拔的身影,大步往前走,眼睛落在他那修長有力的手,吸引著她這受控的目光,再往上,那張完美的臉,在路燈的照耀下,讓人挑不出一點錯來。

是柯澤啊!

任昭的眼神不自覺的跟隨他的身影。

伴隨著他仰頭,他那一雙鷹一般的眼睛看了過來,彷彿要把望遠鏡身後的眼睛看透。

視線交彙的那一刻,任昭慌忙的收了自己的望遠鏡,心臟還在怦怦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