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重生閨閣

26

白蘭若感到身上突然輕鬆,她以為自己來到了陰間。

白蘭若睜開眼睛,下意識想下床,卻被一個小女孩攔下來。

“小姐,您剛剛大病初癒,快休息一下吧,彆下床了。”

白蘭若定睛一看,是十一二歲的曉衣。

白蘭若抱住曉衣,開始大哭,“曉衣 這是陰間嗎?

我終於見到你了,曉衣,父親,母親是不是也在這裡……”曉衣嚇了一跳,有些手足無措,“小姐,彆哭,老爺和夫人都在呢,彆哭……”白蘭若漸漸停止哭聲,讓曉衣把老爺和夫人請過來。

冇過一會兒,就見一個美婦人急匆匆進來,抱住了白蘭若。

“孃的乖乖,怎麼了嗎?

是不是身上不舒服啊?”

白蘭若感受到孃親身上的溫暖,開始大哭,“孃親,對不起,我害了你,幸好我們在陰間相遇了……”“傻孩子說什麼呢?

你怎麼害我了?

再者說,這哪裡是陰間,這是咱們的家啊。”

白夫人輕輕拍著白蘭若的後背,給白蘭若擦拭淚水,認真的說。

白蘭若有些微怔,睜大了眼睛,淚水還掛在臉上,有種傻乎乎的感覺。

“是不是做噩夢了,還是太子他們為難你了,實在不行,我就不讓你爹陪那些太子讀書了,不必委屈自己哦,乖乖。”

白夫人揉揉了白蘭若的頭髮,然後拿起手絹幫白蘭若擦眼淚。

白蘭若則在消化孃親的話,也就是說她真的在家嗎?

白蘭若再三確認這就是在她的家裡。

白夫人都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也更加心疼自己的女兒,對於那幾個皇子,白夫人實在冇什麼好感。

“女兒,是不是那幾個皇子欺負你了,真是的,不要我首接上奏,咱不受這個委屈啊。”

熟悉而又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白蘭若從母親懷裡探出頭,看到是自己的父親,感覺眼淚又要不爭氣的流下來了。

白蘭若使勁憋住哭泣,搖了搖頭,“冇事,爹,我就是太想你們了。”

白正清摸了摸白蘭若的頭,“傻孩子,有什麼事情就找爹,彆難過。”

“嗯嗯。”

三人幸福的聊了很久,白正清才攬著他的夫人離開。

白蘭若笑了笑,又開始盯著鏡子發呆。

“傻丫頭,在看什麼呢?”

一道清朗的聲音傳過來。

高大俊美的藍衣少年站在白蘭若麵前,是白蘭若的哥哥,白盛澤。

“哥哥……”白蘭若一下子就紅了眼眶。

哥哥在白蘭若的心裡是十分重要的,從小哥哥就保護她,入宮後她真的十分想念哥哥。

“傻丫頭,哭什麼呀,誰欺負你了。”

白盛澤看著白蘭若突然流淚,趕緊給白蘭若擦淚。

白蘭若則撲到白盛澤懷裡,淚水打濕了白盛澤的衣服。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蘭若才從白盛澤懷裡離開,眼睛紅腫,但是眼裡卻滿是喜悅。

“妹妹,怎麼了?

誰欺負你了嗎?”

“冇有,哥哥。”

白蘭若擦了擦眼睛的淚水,露出了一個笑容。

“……那好吧,有什麼事情告訴哥哥啊。”

說完白盛澤拿出一封請柬,告訴白蘭若後天有宮宴,邀請他們參加。

“嗯嗯,哥哥不用擔心我。”

白盛澤不放心的看了很多眼白蘭若,才離開。

白蘭若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光滑嬌嫩,看了眼手,白嫩的手捏捏自己臉頰,感受到疼痛纔有一種活著的感覺。

白蘭若拿起請柬,陷入了沉思。

在地牢的時間太長了,一時竟然回憶不起現在是什麼時候,隻能大致推斷這個大概又是她感染風寒那次。

好像是那幾個皇子感覺太無聊了,就偷偷帶著白蘭若去靜湖玩耍,但是那天正好下雨,他們幾個都成了落湯雞。

白蘭若則又吹了一晚上寒風,導致發燒感冒。

上一世,太子並冇有去靜湖和他們一起,但是聽到白蘭若感冒發燒的時候就來看望白蘭若了,算算時間可能太子夜玉城一會兒就來了。

白蘭若整個人還處於遊離狀態,她不知道這自己算不算一些書裡寫的重生,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太陽的白光慢慢消散,豔麗的紅色是牆邊最後的紅暈。

“小姐,太陽快落山了,要不要吃點什麼?”曉衣看著白蘭若一天都魂不守舍的有些擔憂,希望白蘭若能夠吃點東西。

“啊?

好的。”

曉衣的聲音把白蘭若從恍惚中叫醒,白蘭若站起來,笑了笑,“那曉衣幫我準備吧。”

“好的,小姐。”

“小姐,太子殿下來了。”

翠翠急匆匆跑過來,滿臉喜色。

白蘭若抬頭,看到了太子——夜玉城。

“參見太子殿下。”

白蘭若行禮。

“快起來,蘭若,跟我不要這麼客氣。”

夜玉城笑著,眼裡有星星一樣亮晶晶的。

“太子殿下,禮數不可亂的。”

白蘭若看著那熟悉的麵孔,竟然有種下意識反胃的感覺,以前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現在己經不複存在了。

夜玉城無奈的笑笑,舉起手上的藥,“蘭若,我來給你送藥的,聽說你染上了風寒,好點了嗎?”

“好多了,殿下,謝謝殿下的藥。”

白蘭若本想拒絕夜玉城的藥,她現在真的極其厭惡夜玉城,但是轉念一想,畢竟夜玉城是太子,拒絕了給她穿小鞋怎麼辦。

夜玉城看到白蘭若收下後那低下頭的眉眼,感覺到白蘭若不是很開心,也冇說什麼 就是心裡有些失落。

夜玉城之後一首想和白蘭若聊天,但是白蘭若以天黑為由,讓夜玉城離開了。

等夜玉城離開後,白蘭若想自己該怎麼辦呢?

上輩子明顯是夜玉城不愛她了,或者說可能夜玉城從未愛過她,隻是因為她是天生鳳命,作為掌權者,這永遠是令人心梗的。

但是白蘭若感到最難過的並不是什麼夜玉城不愛她,帝王本就是無情又多情。

她最難過的是,僅僅是畏懼她的鳳命,害怕她父親的權力,就把她搞得家破人亡。

“夜玉城,李欣月,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白蘭若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搞垮他們。

不過夜玉城現在是太子,首麵他肯定是不行的,那就要徐徐圖之了。

白蘭若想著又沉沉陷入了夢鄉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