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新婚夜含恨而死

26

-北梁。

穆王府曦輝閣。

“痛……”

雪思月悶哼了一聲。

歐陽穆一怔,精壯的身子一時僵住。

身下的女子竟然不是處子之身。

他頓時雙目猩紅,“雪思月,你居然敢婚前偷腥!真夠不要臉的!看本王不收拾死你!”

他像猛虎一樣撕扯,恨不能活活折磨死她。

雪思月隻覺的一陣刺痛,整個人像是被撕成了兩半。

很快,刺痛蔓延全身,生吞活剝般難忍。

不知過了多久,歐陽穆確認她冇有一絲氣息後,才放過她。

一襲紅袍,俊逸瀟灑,血染般燦爛,將他修長精壯的身段牢牢的裹住。

那張帥破蒼穹,足以讓萬物失去顏色的俊臉上,除了細汗,還有一抹陰森森的殺氣。

房門被打開,外邊跪了一地的人。

“王爺,王妃娘娘……她……”

“死了。”歐陽穆冰冷的唇中迸出兩個字,回頭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家臣陸陽:“即刻埋了。”

他大踏步的離開。

冷峻的背影,似一把利劍,帶著肅殺的寒氣,讓人瑟瑟發抖。

“埋……了……”陸陽嘟囔道。

身後,一群家奴跪在地上,一個一個身體發抖,麵如死灰。

雪思月可是丞相府的嫡女,結婚第一天就死了,這怎麼向丞相府交代。

床上的人坐了起來,聽到歐陽穆說的絕情的話語,隻覺的大腦炸裂般的疼痛。

真正的丞相府的嫡女死了。

被他的夫君活活……欺負死的。

被髮現不是處子之身後,身為戰神的歐陽穆用一己之力弄死了她。

可她早已不是雪思月。

在他弄死她以後,這具身體裡又住進了另外一個靈魂。

和原主同名同姓的靈魂。

她低頭看了看床,身下一團赤紅,腥腥的,粘粘的。

不是說不是處子之身嗎?

怎麼會有一灘血?

低頭檢視,發現血的確是從下身溢位的。

她神情慌張,趕緊忙給自己把脈。

片刻後,原本蒼白的臉上再添一抹冰寒。

她不僅不是處子之身,而且還懷孕了。

時間不是很久,剛剛一個月。

這不是雪上加霜嗎?

雪思月真想再死一次穿越回去得了。

懷孕見血,十有**是要流產了。

孩子的是原主的,雪思月不想草菅人命。

正準備起來找藥時,突然發現床下有一個藥箱。

那不是她平時背的藥箱嗎,也跟著穿越過來了?

管不了太多了。

她趕緊走下床,從藥箱裡找了一粒保胎藥吞了下去。

這時,屋外響起雜亂的聲音。

“要不要給丞相府說一聲?”

“說什麼,一個聲名狼藉的嫡女而已。”

“這樣草草的埋了,丞相會不會找王爺說事?”

“他敢嗎?王爺可是一代戰神,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

“好,那我們就聽王爺的,把她埋了。”

一群人商量好後,正打算進去將雪思月的屍體抬走。

不料,一道纖弱的身影嫋嫋而來。

紅衣如血染,青絲似水錦,笑如蓮花淡,一張精緻絕倫的臉上鑲嵌著一雙如黑曜石般的眸子。

她肌膚似雪,白皙無暇,鼻尖纖巧,挺立,像是專門雕刻過的藝術品。

雪思月倚在門邊,慵懶的看著一眾人。

“你們要把誰埋了?”

“王……妃娘娘……”

“鬼啊……”

幾乎所有人都嚇的魂飛魄散,顧頭不顧腚的跑了。

隻有陸陽杵在原地,怔怔的望著死而複生的王妃娘娘。

雪思月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歐陽穆呢?”

“回,回王妃娘娘,王爺他去……牡丹苑了。”

雪思月冷笑了一聲。

使出渾身的蠻力,將她弄死了,就這樣提起褲子走人了。

真是不講武德。

要是不好好治治他,她就不叫雪思月。

***

牡丹苑。

歐陽穆正坐在椅子上休息。

如刀削一般的臉上,依舊殘留著剛剛激情過後的細碎汗珠。

子夜寒星的眼眸裡冇有一絲波瀾,萬年冰封的臉上冷若風雪。

一位妙齡女子站在一旁,長長的睫毛上掛滿淚珠,哭的梨花帶雨。

“穆哥哥,是情兒冇有這個福分,冇有資格伺候你,是情兒不夠好。”

歐陽穆瞥了她一眼,冷冷的,麵無表情。

柳怡情的淚如雨幕一般落下,她小聲啜泣道:“穆哥哥,都是情兒的錯,讓你娶了這麼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情兒不想活了……”

說著,她就要往門上撞,被身邊的丫鬟緊緊的拉住。

歐陽穆淡淡的回眸,乜斜她一眼,薄唇輕啟:“夠了!”

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嘲諷的笑,帶著幾分不屑,幾分清冷。

“你怎麼不去死,要死就使勁撞,彆嘰嘰歪歪的,裝的跟真的一樣!”

雪思月!

她倚在門口。

一身紅衣,青絲張揚,尤其是那玲瓏的五官,精緻的冇有一絲瑕疵,美的明豔,清麗,不可方物。

尤其是她脖子上的幾處殷紅,帶著斑斑血跡,像極了盛開的玫瑰,刺眼,紮人。

冇有人知道她究竟能美到何種程度!

歐陽穆看了一眼,俊冷的麵容一怔,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紅色喜服映紅了半邊屋子,冷豔絕倫的臉上帶著幾分嫵媚,美的如妖孽一般。

還有她脖子上他留下的清晰的牙印。

不是雪思月,還會是誰?

柳怡情心頭一震,尤其是看到她脖子上清晰的吻痕後,本已破碎的心上又紮了一把鋼刀。

她扭頭看向歐陽穆。

剛纔他和雪思月洞……洞房了?怪不得他頭上有一層薄薄的汗珠。

他不是為人淡漠,不近女色嗎?

他們相處很多年了,她曾經多次暗示過他,而他視若罔聞,不為所動。

可他竟然要了雪思月!

血一點一滴的從心臟溢位,她痛的幾乎無法呼吸。

儘管如此,她還是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她的眼眸垂了垂,扭頭看向歐陽穆。

“王爺,新婚之日,王妃娘娘居然與人苟合……”

雪思月嘴上揚起一抹譏諷,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是啊,我是與人苟合,隻怕此時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柳怡情的眉眼抽了抽,臉色如死灰一般,“雪思月,你真夠不要臉的,怎麼能玷汙王爺的清白。”

說著,她伸出手,朝她的臉打了下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