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11章 驗證

26

-雪思月拿著一把鋒利的剪刀正對著他的胸口。

歐陽穆嚇的渾身顫栗,捂著心口,說道:“愛妃,你這是做什麼?”

雪思月一怔,手哆嗦了一下,差點紮到他的心口。

歐陽穆趕緊躲了一下,額頭上滲出一層細汗。

在戰場上,他都冇有這丫緊張過。

雪思月急忙收回手,說道:“王爺,你誤會了,我不過是需要你幾根青絲,王爺不要緊張。”

原來,她是想剪他的頭髮。

不是要他的命。

歐陽穆緊張不安的心這下放進肚子裡。

他還以為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想弄死他。

身為郎中,她要是想弄死他真是太簡單了。

“你……你要我的頭髮做什麼?”

原本酷比帥呆的某王爺嘴都不利索了,說話支支吾吾的。

誰讓他做虧心事呢?

人們不是總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嗎?

現在,歐陽穆把這句話挺會的真真切切。

雪思月笑了笑,“做一些研究,王爺放心,不會傷害你的。”

研究他和兒子的關係,當然也是研究。

女人的眼神淡淡,嘴角噙著笑。

可是,在歐陽穆看來,她的笑是那麼的疏離,甚至還有一絲絲的恐怖。

是的,在沙場上誰都不怕的穆王爺,居然覺自己的愛妃看起來十分恐怖。

他難道怕老婆嗎?

不會的,不會的。

他怎麼可能怕老婆。

老婆那麼漂亮,溫婉,可人。

他之所以觸她,不過是心裡內疚罷了。

自我釋懷一番,某王爺說道:“必須是我的嗎?彆人的不行嗎?”

他總覺得雪思月的動機有點不純,但他不知道她到底要什麼。

意識告訴他,這事十有**與他和孩子有關。

但是,要驗證他和孩子的關係,不應該滴血驗親嗎?

她要他的頭髮乾什麼?

他難道還有其他辦法。

也說不定,她總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方法。

而這些方法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但她總能把事情做的非常好,非常成功。

雪思月盯著他,看的他渾身起雞皮疙瘩。

“王爺,那肯定是不行,我要研究的事情與王爺有關,彆人的頭髮可定不行。”

“你研究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雪思月嗬嗬一笑,帶著幾分寒意,“現在還不能和王爺透漏,等我成功了,會告訴王爺,對於王爺來說指不定是驚喜。”

這份驚喜估計他已經知道了。

若不然,昨天晚上怎麼就裝睡呢?

她不過是想證實她的猜想罷了。

歐陽穆聽的雲裡霧裡,但還是點點頭說道:“好的,你剪吧。”

某王爺很配合的將頭髮遞到雪思月的手上,雪思月伸出剪刀剪了一小撮。

得到頭髮以後,雪思月一句話都冇有說,甚至一個溫柔的眼神都冇有給他,拿著頭髮離開了。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歐陽穆的緊張的不得了。

整個人僵在床上,像是做了錯事的孩子一樣,手足無措。

雪思月拿到頭髮一樣,一頭紮進實驗室,忙碌起來。

她就是要看看孩子和歐陽穆有冇有關係,那男人是不是在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