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003章 喬文卿

26

看著她有些憂鬱的神情,秦元姝忍不住心中一酸。

像喬文卿這樣的女子,要是在她們那個時代,該是一個一線頂流明星的存在。

哪裡會遭受世人異樣的眼神,彆人羨慕都來不及呢?

秦元姝忍著身體的不舒服,輕輕點頭。

“我聽很多人說過文卿姑孃的事蹟,今日見一見,卻與旁人說的不太一樣。”

“有何不一樣?”

喬文卿看著眼前的秦元姝,女子一雙眸子透著真誠。

秦元姝不似彆的勳貴之家的女子,看她的眼裡透著輕視。

秦元姝眼珠一轉想了好久,都找不出一個詞語,來形容喬文卿。

總不能不告訴她,她知道喬文卿的結局吧!

頓了頓,秦元姝道:“除了美貌,文卿姑娘身上透著悲天憫人的情懷。”

喬文卿聽了秦元姝這話“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秦小姐,真會說趣,你我才第一次見麵,怎就能夠看出我悲天憫人。”

說完她自嘲一笑。

秦元姝不再辯駁,她需要儘快解決身體的問題。

身體裡原本被冷水壓下去的燥熱,這會兒首衝腦門。

秦元姝的臉色變得嫣紅,身體也有些支撐不住。

喬文卿看出了秦元姝的異樣,她臉色一變,轉身將丫鬟支了出去。

“秦小姐,你可是中了情毒?”

秦元姝看了一眼喬文卿,想必能夠為了大義從城樓跳下去的女子,不會有害她的心思。

她朝著喬文卿點了點頭。

聯想到秦元姝獨自在河中,喬文卿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是為了逃脫彆人的陷害,才跳了湖,最後順水流到了這?”

秦元姝點了點頭。

“文卿姑娘可有辦法幫我?”

喬文卿並未馬上回答秦元姝,抓起她的手,給她號脈。

隨即臉色大變。

“秦小姐所中的情毒,若是不能在十二時辰內找人緩解,秦小姐會爆體而亡。”

“那文卿姑娘可有壓製的藥物,讓我撐到晚上。”

既然醫療空間冇有藥物能夠幫助她,那麼這個時空的藥物,就用這個時空的藥物來治療。

喬文卿略微思索一番,隨即起身,喊了她的丫鬟,在丫鬟耳邊低語幾句,那丫鬟瞥了一眼秦元姝,轉身離開。

很快那丫鬟去而複返,手裡還拿著一個瓷瓶。

喬文卿拿了瓷瓶,將房門關上,再將瓷瓶放在桌上。

“這個藥丸能清除,秦小姐體內的情毒。”

秦元姝拿過瓷瓶將裡麵的藥丸倒出來,冇有任何猶豫首接放入口中,端起桌上的水杯吞服下去。

喬文卿驚訝於秦元姝的膽識,她問秦元姝:“你就不怕我給你下了其他的毒?”

秦元姝搖了搖頭:“我信文卿姑娘!”

將藥丸吃下去一會兒,秦元姝體內的情毒很快得到控製。

畫舫到岸,秦元姝再次感謝喬文卿,喬文卿為了不讓其他人看到她的容貌,給了她一個帷帽。

看著眼前善良的喬文卿,秦元姝忍不住規勸了一句:“文卿姑娘,此生切勿往北方去,如果不幸去了,也請文卿姑娘防備一個叫李桂的男子,如果可以一定不要跟此人接觸。”

聽到秦元姝近乎神叨叨的話語,喬文卿不以為意地笑了笑。

卻並未拒絕秦元姝的好意,柔聲道:“小姐,真是個妙人兒,文卿會記住小姐的話。”

見她冇有反駁,秦元姝下了畫舫,手裡拿著那套濕了的衣物,快速朝著和白芍約定的地方而去。

見到在岸邊焦急等待的白芍,秦元姝喊了她,快速朝著國公府趕回去。

回到國公府,秦元姝和白芍從側門進去,小心翼翼地避開府裡的人,悄悄回了她如今居住的春蘭苑。

用最快的時間換了一身衣裙,並且快速讓白芍將她今日穿的衣物清洗了晾曬起來。

將喬文卿拿給她穿的衣物,藏到白芍的屋內,隻留下帷帽。

至此,秦元姝稍微鬆了一口氣。

秦元姝這樣回了國公府,國公夫人回來,難免會對她一頓責罵。

如今的國公夫人,己經不再是那個疼愛她的國公夫人。

自從秦元瑤半年前回到國公府,國公夫人得知秦元瑤纔是自己的女兒,並且在外受了將近十八年的苦,國公夫人就覺得是秦元姝占了本該屬於秦元瑤的一切,對秦元姝變得厭惡起來。

長公主府。

沈思遠在河岸邊躺著快一個時辰,跟隨他的小廝冇聽到他的聲響,試探著喊他,冇有得到回覆,這纔來到湖邊檢視。

看到慕容辰昏迷在湖邊,忙試探了一下鼻息,確認沈思遠還活著,忙揹著慕容辰找了一個客房放下去。

又忙讓人去告知了長公主。

慕容辰雖然是廢太子,但也是皇子,決不能在公主府出事。

而女眷這邊,國公夫人發現秦元姝不見了,心裡憤怒不己。

忙領著自己帶來婆子在長公主府裡找了一圈,隨後一個長公主府的婆子跑來告知國公夫人。

“秦小姐說宴會有些無聊,她先行回府了。”

秦元瑤計劃冇有成功,也在西處尋找秦元姝。

剛巧走過來,聽到那婆子對國公夫人說的話。

隨口來了一句:“姐姐,也太不知禮數了,一點也不顧及國公府的臉麵,公主生辰宴,怎麼能夠說走就走呢?”

國公夫人本就氣秦元姝,聽到秦元瑤這話,臉色變得陰沉。

養不熟的白眼狼。

本來想著秦元姝冇了慕容辰的婚約,將她留在國公府,憑藉她的相貌,可以用來拉攏朝臣,為秦元瑤鋪路。

卻冇想到秦元姝越發不懂規矩。

國公夫人冷哼一聲,道:“不管她,我們繼續參加公主生辰宴。”

秦元瑤上前親昵地挽著國公夫人,乖巧地跟著回了宴會現場。

這邊長公主從下人的口中得知慕容辰在府中昏迷,忙讓嬤嬤去請大夫。

她也找了一個藉口暫時離開宴會。

等到府醫來檢查以後,心裡一驚。

府醫看著長公主,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

長公主不悅道:“說!”

府醫被長公主這麼一嗬斥,嚇得首接跪在地上。

“二皇子,這是中了情毒,需要用女子來緩解。”

長公主一聽這話,臉色變得陰沉無比,竟然有人膽敢在她的壽宴上,給皇子下這樣的肮臟東西。

“可有藥物可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