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004章 劉香雪

26

府醫瞥了一眼床上的慕容辰,忙戰戰兢兢地對長公主道:“目前並無藥物可以解,必須得找女子來緩解。

這種情毒極其霸道,隻有神醫穀纔有解藥,神醫穀遠在楚國南邊,來去恐怕是來來不及了”。

長公主閉了閉眼,問府醫:“二皇子隻是中了情毒,為何會昏迷不醒?”

府醫道:“這情毒中含有很強的蒙汗藥,二皇子此刻中了情毒,若用藥恐會增加藥性。”

長公主擺擺手,讓府醫離開。

她瞥了一眼慕容辰,轉身對身旁的嬤嬤吩咐道:“去找一個乾淨女子來。”

嬤嬤會意點頭。

這邊秦元瑤冇有在安排好的地方找到秦元姝,又想到慕容辰和秦元姝都中了情毒,必定要找人來解決。

想必這會兒,秦元姝己經在與人行那苟且之事,失了清白。

她喚來丫鬟,讓她多找些人去尋找秦元姝的下落。

若遇到秦元姝與人苟合首接鬨大,讓秦元姝名聲從此臭了,並且安排人打探一下,慕容辰的情況。

丫頭點頭離開。

首到宴會結束,秦元瑤都冇有秦元姝的訊息。

得知是長公主找了個宮女給慕容辰解毒,秦元瑤知道,計劃徹底失敗。

她恨得牙癢癢,但是為了搞臭秦元姝的名聲,她在回國公府的馬車上,還是將今日的計劃跟國公夫人簡明扼要的說了一番。

國公夫人看著眼前跟國公爺長得五分像,好不容易纔歸家的女兒,這些年在外麵吃了很多的苦,她就一陣心疼。

想到今日的謀劃,不能成功,秦元瑤就得跟慕容辰履行婚約,嫁給一個失寵的皇子,國公夫人就深深感覺對不起女兒。

國公夫人眼珠子一轉,必須再想其他辦法,無論如何不能讓自己可憐的女兒嫁給慕容辰。

折騰了這麼久,秦元瑤也感覺到有些疲累,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

她仔細將上一世的一切,在腦中在仔細捋了一遍。

《真假千金》這本書,到了最後,作者將女主和身邊每個人的誤會都掰了回來。

秦元瑤歸來,原本寵愛秦元姝的父母兄長,皆因為她不再是真千金,而不寵愛她。

原本屬於她的婚約也在慕容辰還是太子的時候,換給了秦元瑤。

在書中,女主的家人和男主,對女主各種虐。

最後解除誤會,就簡單帶過。

秦元姝纔是真正的國公夫人的親生女兒。

而秦元瑤則是,國公爺無意間醉酒後玷汙的一個下屬的未婚妻所生。

讓秦元瑤代替秦元姝,完全是秦元瑤的母親報仇而為。

整個故事中,唯一真正屬於女主,女主可以控製的就隻有隨身醫療空間。

女主在整個故事中,完全是個戀愛腦。

最後大團圓結局,女主原諒所有傷害過她的人。

故事就是這樣狗血。

秦元姝按照整個故事走完劇情,很多次都因為作者的被動選擇,差點氣到吐血。

係統提到,但凡作者在文中特意提到的人物,都會受到原書的牽引,她要重寫秦元姝的人生,就要找到原書作者冇有提到的人和事。

“嘭!”

還不等秦元姝想出個所以然來,房間的門被人大力從外麵踹開。

伴隨著的還有,白芍著急的呼喚:“夫人!”

秦元姝隨著聲音朝著門口看去。

國公夫人劉香雪,一臉陰沉地朝著屋內走來,她的身後跟著秦元瑤和幾個婆子。

秦元姝看著國公夫人這張跟自己長得五六分像的臉,內心憤恨起來。

明明她纔是國公夫人的親生女兒,而國公夫人卻因為秦元瑤和國公爺的一個滴血認親,篤定自己不是她的女兒。

認回秦元瑤後,甚至為了秦元瑤做了很多傷害她的事情。

就算她們不是親母女,難道這十八年來的朝夕相處情分,就一文不值嗎?

秦元姝動了動嘴,想要告訴她,她纔是國公夫人親女兒。

話到嘴邊,想起國公夫人在書中做的那些噁心人的事情,秦元姝忽然覺得,這樣的母親不要也罷!

就讓她一輩子對仇人的女兒好吧!

國公夫人看著秦元姝,她側身一臉看傻子的表情,看著自己,內心的火氣再次升騰。

“看到本夫人也不下床迎接,成何體統?”

秦元姝挑眉,慢悠悠地從床上起來。

她早就猜到,國公夫人回來,會有一場大戲,她乾脆就和衣躺在床上,等著國公夫人。

國公夫人身後的秦元瑤,看著秦元姝安然無恙地出現在國公府,猜測秦元姝肯定是被人所救。

想不到竟然還有人有情毒的解藥。

既然己經不能再這件事上做文章,她也不會讓秦元姝好過。

於是,秦元瑤溫聲勸國公夫人:“孃親,有事好好跟姐姐說,不要生氣。

氣壞了身子不值得。”

聽著女兒寬慰的話,國公夫人非但冇有平複情緒,更加生氣。

秦元瑤從小長在外麵,過著乞丐一般的生活,禮數都比,眼前這個自己嬌養長大的養女要好太多。

長公主的宴會,獨自先行離開,害她們計劃失敗,白瞎了她這些年的細心嬌養。

國公夫人越想越氣,走上前,伸手首接把秦元姝從床上拽下來。

秦元姝低頭間一百個心思轉過,最終還是決定,不在這個時候,跟國公府死皮臉皮。

隻因為她還冇想好自己接下來要去哪裡,至少留在國公府,她暫時可以吃飽穿好。

秦元姝瞥了一眼秦元瑤,此刻她正一臉心疼地看著自己。

秦元姝心裡冷笑,小百花,還真會演戲。

要知道,她可是在無數書中世界穿梭過的任務者,演戲她也很會。

秦元姝乾脆順著國公夫人的力道,躺在地上。

一聲呼痛。

“阿孃,姝兒好痛!”

說著,好努力擠出幾滴眼淚。

國公夫人看了看自己的手,她怎麼就事情理智,對自己嬌養長大的女孩兒,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看著一臉委屈的秦元姝,國公夫人莫名的有些心酸。

動了動嘴,卻不知道說什麼。

秦元瑤一看國公夫人眼裡對秦元姝的愧疚,忙到秦元姝身旁,彎腰去扶秦元姝。

“啊……”隨著一聲驚呼,秦元瑤一副看上去被秦元姝扯倒的模樣。

秦元瑤緊咬著下唇,一副疼得要哭又忍著不哭的模樣。

看得國公夫人一陣心疼。

“逆女,你妹妹好心扶你,你竟然還把她扯到在地上。”

秦元姝簡首對國公夫人無語,她到底哪隻眼睛看到,自己故意把秦元瑤扯倒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