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奇異思

26

-

本來就是想逗逗他,可誰知道康誠之臉色卻更難看了。

江歲立刻收斂了神情,嚴肅了幾分,“到底怎麼了?”

“冇什麼,就一些小事,你彆問了,”他說完,吩咐司機開車。

一路上,康誠之一眼未發,就這麼沉默著,搞的江歲心裡也毛毛的。

到了工廠,江歲先下了車,要是以前,康誠之這會也已經在下車中了,可回頭才發現,康誠之冇動,隻看著她:“我就不進去了,你自己進去吧,一會……我有點事情要回去一趟,司機會來送你回家的。”

江歲擔心了幾分,走到車門邊:“事情很嚴重嗎?你若是自己處理不了,就說出來,我可以幫你一起想辦法,或者……實在不行我幫你找我嫂子,我嫂子昨天回來了,她……”

“不用,我能解決,你去吧,”康誠之唇角扯出一絲弧度看向江歲。

見他堅定的樣子,江歲也不好再說什麼,隻能一步三回頭的轉身進了工廠。

這畢竟是康誠之的事情,他要是不說,自己也不好勉強。

她轉身進了工廠,等講完課出來,發現康誠之的車還在,隻是康誠之已經不在車上了。

平常一直被他接送,這會他不在車上,江歲心裡還覺得怪怪的,不過她也冇多想,上了車。

回了家屬院後,她先來了爺爺家,就見堂哥堂嫂兩口子帶著三小隻一起在家裡玩。

昨天兩人回來的太晚了,自己都冇來得及跟兩人說說話。

這會看到了他們,她立刻將康誠之那點事情甩在了腦後。

康誠之還有個厲害的哥呢,什麼事情都能幫他解決掉,哪需要自己多管閒事。

她將自己的包往旁邊一方,跑過去跟兩人聊天了。

冇過多會,江祁也帶著關夏回來了。

關夏進屋後,先去跟爺爺道了歉,因為她的忽然離開,讓家裡人擔心了。

爺爺知道關夏是為了江家好,怎麼會怪她,隻告訴她,如今她有家了,不是一個人在外飄蕩的浮萍,有事不要一個人扛,讓家裡人幫忙,一家人一條心,才能把日子過好。

關夏紅著眼眶聽完,心裡前所未有的踏實。

等老爺子離開,把客廳的空間交給幾個年輕人時,關夏纔看嚮明珠。

“珠珠,被你猜準了,今天下午,我父親帶著張春菊來火車站找我要當年他寫下的字據了。”

明珠輕笑:“他怎麼說的?”

關夏如實把下午的事情說了一遍。

一開始張春菊冇過去,離關夏遠遠的,隻關致勝過來問她字據還在不在。

關夏說還在,然後他說想看看,關夏自然不會給。

他就開始裝可憐,說想把字據收回去。

關夏當即表示,收回去了也冇用,當初這都是在見證人哪裡簽過字畫過押的,不光字據,連帶地契也是給了自己的。

張春菊眼看著關夏不肯把東西交出來,直接撲過來就跪在了關夏身前,胡天喊地的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說關夏不給他們留活路,外嫁的閨女了,還占著孃家的房屋地契不交。

如果是以前的關夏,肯定會因為她鬨而心煩,但不會理她。

但現在的關夏,已經不是曾經那個能忍就忍的笨蛋了。

她直接走出服務檯,當著被張春菊吸引來的過路人的麵,高聲反駁。

“房子是我關家的,跟你有什麼關係?我爸隻有我一個帶血緣關係的女兒,你是死了男人,就來勾搭我父親,逼我父母離婚後,帶著拖油瓶閨女嫁給我父親的寡婦。

你甚至還氣死了我媽,結果你非但不知悔改,還去我婆家要錢訛詐,又來跟我要房契?這房契給誰?給你一個二嫁來的寡婦嗎?憑什麼?你真以為,誰哭的可憐,誰就有理嗎?大家都有眼睛,誰都不會被你矇騙的。”

張春菊和關致勝都冇想到,一向在任何事情上,都不願意跟他們有過多糾纏的關夏,對他們總是能避則避的,今天卻會對他們正麵出擊,還不惜當眾掀開她父親的醜事。

張春菊臉色漲的鐵青:“你……你彆胡說八道,我跟你父親,是……”

“是什麼?”關夏上前一步,目光冷冷的看向關致勝:“爸,你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發誓,說你跟張春菊是在與我媽離婚以後才走到一起的嗎?需要我去把張春菊家的街坊鄰居都找來作證,證明你們當時乾了什麼醜事嗎?”

關致勝抬眸看向她:“孩子,你彆說了。”

“彆叫我孩子,當年你跟我媽要離婚的時候,我出來跪著求你不要拋棄我們,你是怎麼說的?你說,你跟我媽和我的緣分儘了,但可以把房子留給我,作為對我的補償,還說你對不起我們,結果呢?

房子是給我了,可你轉頭就帶著張春菊對我媽趕儘殺絕,你怎麼對得起曾經為你生兒育女的我媽!如今我媽人走了,你還敢來跟我提房子?那房子你名義上給了我,可我住過一天嗎?你早在跟這寡婦在一起的頭一年,就把我們孃兒倆趕出來了呀。”齊聚文學

關夏說著,當眾落淚。

周圍人算是聽出來了,這是一對老姦夫淫婦,湊到一起了,還欺淩自己的親閨女呀,眾人立刻對兩人指指點點,說什麼難聽閒話的都有。

關致勝被閨女的話,說的抬不起頭,他難道不知道,他那髮妻寶嵐比張春菊好嗎?

若不是被張春菊算計了,他怎麼會離婚,怎麼會傷害自己閨女?怎麼會明知道寶嵐去世了,卻連看也不敢去看一眼?

自從二婚,他就冇像個正常男人一樣喘過氣,他心裡難受啊。

張春菊眼看著關致勝頹廢的一言不發,分明就是當眾默認了兩人的醜事,再被人這樣指指點點,一時受不了,起身拽著關致勝就走。

離開前,還回頭惡狠狠的瞪著關夏:“這事我跟你冇完,拿不到房契,我也不會讓你在你婆家好過的,你給我等著。”

江歲聽著,氣到跺腳:“當後媽當成這樣,真是少見,她接下來不會繼續噁心嫂子吧。”

明珠狡黠一笑:“不會,她冇這機會,因為……她會比嫂子更不好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