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章 無聲的交流

26

-

蕭初晴的臉色發白,怎麼盛眠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

盛眠的視線看向她,帶了一抹驚訝。

“居然是蕭小姐麼?蕭小姐看過這個女人長什麼樣子了麼?為什麼就覺得是我呢?今天我要是不出現,那麼走出這裡之後,是不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會以為我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確實就是這樣的。

如果盛眠現在不出現,那麼這個圈子內的人,都會知道傅燕城的設計師跟一個保鏢乾那事兒了。

這個年頭,花邊新聞傳播的速度是很快的。

蕭初晴被這麼一質問,後背都是冷汗,這要是回答的不好,她的名聲也會受到牽連。

她連忙開口。

“penny,昨晚隻有你露了一麵就離開了,我還以為......”

“以為是我,甚至都冇有求證,我與蕭小姐似乎無冤無仇,如果是因為我成為了傅總的設計師,那蕭小姐大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傅總提出與我解除合作,而不是在背地裡用這樣的手段來中傷人。”

蕭初晴的眼眶頓時紅了,微微垂下腦袋。

“抱歉啊,我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聽到保鏢喊了你的名字。”

她毫不猶豫的把這個鍋甩到保鏢的身上。

保鏢渾身一僵,其實他壓根不認識什麼penny。

盛眠看向他,也就開口。

“我似乎冇有見過你。”

保鏢被嚇得嗓子有些發乾,現場的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他可得罪不起。

他急中生智,連忙辯解。

“抱歉,因為這個女人也叫penny,我就這麼叫她了,抱歉啊,我得帶著她離開了。”

蕭玥一直在悄悄拉保鏢的手,緊張的渾身都在發抖。

本以為能矇混過去,但是現在penny真的出現了,她若繼續待在這裡,稍不注意就會暴露身份!

那時候等著她的,絕對是身敗名裂!

她一直在掐保鏢,保鏢連忙攬住人,就要往前走。

路過傅璿的身邊時,傅璿悄悄伸腿,擋了不敢露麵的女人一下。

女人往前一摔,衣服瞬間從腦袋上落下,狼狽的趴在地上。

等起身時,身上的吻痕以及真容,霎時暴露在所有人的麵前。

有人驚呼。

“這不是蕭初晴的堂妹,蕭玥麼?”

“蕭玥什麼時候叫penny了?她有這個英文名麼?”

“剛剛蕭初晴應該看到了蕭玥的臉吧,如果已經看到了,卻還讓我們誤會下去,那......”

蕭初晴唯恐自己被拖下水,連忙偽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

“玥玥?你怎麼會......”

蕭玥恨得要死,死死咬著唇,狼狽想要離開。

但是她現在腿上發軟,再加上受到驚嚇,一時間無法站起來。

盛眠站在一旁,居高臨下的看著蕭玥,輕笑。

“原來又是蕭小姐啊。”

這句話意味深長,也是在告訴大家,這兩個女人是一家,蕭初晴估計也是在刻意包庇,想要保住蕭玥的名聲。

蕭初晴氣得頭皮發麻,這個時候,唯有把蕭玥推出去了。

她抬手,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扇到了蕭玥的臉頰上。

“你真是!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蕭玥的眼淚瞬間掉了下來,捂著自己的臉。

“嗚嗚嗚,堂姐,對不起......我也是被逼的,昨晚我是被迫的。”

蕭初晴看向保鏢,一副義正言辭的姿態。

“玥玥是蕭家的小姐,你居然敢這麼對她,知不知道是要坐牢的!”

保鏢嚇了一跳,瞬間跪了下去。

“蕭小姐,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喝了一杯酒,就感覺到身體不對勁兒。”

蕭初晴深吸一口氣,馬上就讓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到酒上,而不是蕭玥為什麼要假裝penny這件事上。

“你不要狡辯了,我會馬上讓謝家的人調查這件事,就算真的有人在酒裡做了手腳,你也是犯罪!”

盛眠怎麼會不知道蕭初晴的打算,這是想要把假冒人的事兒揭過去。

而現場的人因為她的幾句引導,確實開始思考那杯酒是哪裡來的。

盛眠笑了一下。

“蕭小姐,酒的事情要查,但是我想問問這個保鏢,蕭玥小姐似乎冇有penny這個英文名吧,你怎麼會叫錯?”

蕭初晴簡直恨得要死,這個賤人怎麼還抓著不放了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