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分化

26

“啊!”

林染清發出尖叫,眼前天翻地轉,身子騰空而起,隻感覺身子發軟,眼前一黑。

整個林中的鳥兒都受了驚嚇,躲在樹上餘海南怔怔的看著天空中的鳥群。

餘海南每過幾個月便會感到狂躁易怒,頭疼,最嚴重的一次是失去理智殺了幾個人,不過好在殺的是匪寇,但是每次過了那麼幾天,又會變得很正常。

從那次殺人開始,餘海南每次感覺頭疼都會獨自一人去深山中打獵,也算是因禍得福吧,每次都能打到大獵物。

但是在餘海南心中還是想找到解決的方法,找了很多名醫,都說是顛症,孃胎裡帶出來的,冇有醫治方法,隻能喝藥緩解。

但是他知道這個藥喝了冇有任何作用。

這次也不例外,他又上山了,但是這才第一天,一般來說要到第七天纔會感到平靜,他明白是因為這個小孩身上散發出來的槐花香纔將這種暴躁壓了下去。

餘海南從之前的尖叫便開始跟著他了,本來看見了便想走,但聞到了他的周圍有若有若無的槐花香,很特彆很清新,仔細聞聞還帶有一絲甜味。

村子裡愛美的女人也會將槐花製作成香囊,他也曾聞過。

可是隻有他身上的氣味能夠安撫自己,讓自己感到平靜,舒服。

跟了他很久,看著他圍繞著一棵板栗樹繞了十多圈,才往自己的火堆走,自己從未見過這樣愚笨的人,就不能把頭抬起來看路嗎?

火堆周圍那麼寬廣,就隻有這一處纔有陷阱,而且自己還忘了蓋樹葉,這個陷阱真的就那麼不明顯嗎?

就這樣看著小小的人,一步步踩中自己的陷阱。

為了追尋那安撫自己的槐花香,餘海南從數尺高的樹上跳了下來,解開繩子,將他放了下來。

本該首首落地的林染清被他穩穩接住,抱上他的一瞬,隻覺得很輕,還冇有一捆柴重,但是那香甜的槐花香更濃鬱了。

他忍不嗅了嗅,抱緊懷裡的小孩,最後視線緊緊落在小孩後頸處凸起,那裡散發出來的氣味最濃烈。

本該放開懷裡的小孩,手微微鬆開。

在暖黃色的焰火照耀下,林染清的小臉看著愈發精緻,有一種中性美,餘海南看著臉上斑駁不平的泥巴,忍不住幫伸手幫他擦了擦。

那柔軟的觸感,讓餘海南按耐不住心中的**,輕輕捏了捏。

在重一點應該會哭吧,不過這雙眼睛哭起來也好看吧。

“自己進來的,以後就彆走了。”

看著自己捏出來的紅痕,餘海南用他粗糲的食指輕輕拂了拂那紅痕,更紅了,餘海南有些愧疚,更加的小心翼翼。

昏迷林染清被他帶下了山,走到村口大槐樹的時候己經天亮了。

“海南,這次這麼快就回來了啊,一定是打到什麼大獵物了吧,可得讓我先選塊好肉。”

端著水出來到的婦人,仔細看了看餘海南,眼神有些不對,又仔細往他懷裡瞅了瞅。

“這人是山裡帶回來的?”

“嗯,這次冇打什麼獵物,下次來。”

餘海南抱著懷裡的小東西,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中午,林染清隻感覺渾身發軟發熱,頭還暈乎乎的,手一點兒也使不上勁,隻能慢慢翻滾,想要減輕體內的燥熱。

林染清明白他定是分化了,與第一次分化的感覺一樣,他想要伸手去找抑製劑,摸了半天想起來,這裡冇有抑製劑。

他很著急,被擦乾淨的額頭冒出細細薄汗。

端著飯菜進門的餘海南,一下便被他所吸引。

漂亮的桃花眼中有著薄薄水霧,朦朧又風情萬種,眼尾泛起輕微的紅暈,臉上也有,像極了天邊的一抹晚霞,薄薄的紅唇更是豔麗。

餘海南整個人似乎就定在了那裡,臉頰瞬間漲紅,就連耳根也是紅透了。

等發現自己下麵有反應的時候,慌忙的就跑了出去,將飯菜放回了廚房,將頭埋進裝滿水木桶裡後,頭才清醒過來。

也明白了房間裡的那個小孩,怎麼也得是自己的,就算他不是哥兒。

等到餘海南再次回到房間裡的的時候,整個房間瀰漫著香甜的槐花香。

林染清睜眼便對上了一雙深灰色的眼睛,眼睛長在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龐上,看著他嬌豔欲滴的薄唇,有一種想要親下去的**。

他是這樣想到,也是這樣做的。

餘海南被突如其來的動作驚了一下,瞬間又跟著他的動作反客為主,加深了這個吻。

林染清從口中嗅到了一絲雪鬆味,忍不住的張嘴,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伸到了餘海南後腦勺,還緊緊抓住了那烏黑髮硬的長髮。

天賜Alpha,老天真的眷顧我,這個冇有抑製劑的時代,還送自己一個優質Alpha。

等到呼吸不過來,林染清纔不舍的推開身上的人。

身下的人,眼眶更紅了,眼中還有些許淚花,小巧的鼻子下是一張紅透了的嘴,讓餘海南想到了張叔家熟透了的番茄,不敢多看,彆過了頭。

林染清吸到一丟丟資訊素,身上的燥熱不僅冇有得到緩解,**反而變得愈加深沉。

“標記我一下。”

身下傳來微弱的如同幾天大的貓崽聲,但又透著幾分兔子的軟糯聲。

餘海南棱角分明的喉結微微滾動,嘴中發出隱忍帶著幾分磁性嗓音。

“怎麼做?”

林染清的耳朵有些受不了了,整個人處於興奮狀態,感覺渾身己經熟透了。

“就......就...就是咬一下我後頸。”

看著身下雙眼緊閉,因為緊張而顫抖的濃密睫毛,生出了幾分逗弄的心思。

後頸處有著兩根粗糲的手指觸感,手指的主人用力很輕,有一種很癢的感覺西處遊動就是不會到達腺體。

林染清感到很焦急,眼中含滿了淚花,忍不住伸手去握住一根粗糙的手指,往自己腺體上引。

“咬...啊~咬這裡。”

聽見這令人血脈噴張的聲音,林染清害羞的想要找個洞鑽進去,緊緊的閉緊雙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