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哦,英雄救美啊!

26

-

夜深人靜,月光透過窗戶灑在房間的角落裡。

床上的女孩眉頭皺著,身子微微顫抖,似被困在夢魘之中。

“將軍,城中士兵已不足200人,此去,必輸無疑啊!”青年眼角發紅,言辭懇切。

“我意已決,不必多勸。”

“他們要想攻破這座城,就先從我的老命上踏過去吧!”

“傳令下去,誓死守衛青山城。”

年邁的將軍身披鐵甲,毅然走進戰場。

“咻咻。”

“咻咻。”

無數的箭矢呼嘯而出,帶著淩厲的攻勢,向目標疾馳而去。

“將軍!”

“將軍!”

士兵們撕心裂肺地喊著。

年邁的將軍身中數箭,倒在地上,手中的長劍也掉落在身旁。

滿地的鮮血,染紅了整個大地。

接著就是鋪天蓋地的聲音。

戰馬的嘶鳴聲,兵器的交接聲,百姓的哭聲,尖叫聲,呼救聲。

女孩翻了個身,眉頭似乎更皺了,額頭沁出微微冷汗。

“皇上……駕崩了。”

白,又是鋪天蓋地的白。

“皇後孃娘,薨了。”

“如有違逆,即刻斬殺。”

“殺。”

“殺。”

忽然,從窗戶吹來一陣風,女孩緊了緊身上的衾被,眉頭似乎舒展了一些,她似乎聽到了遠處的聲音,飄飄渺渺,如同微風輕撫枝頭,若隱若現。

“公子,前麵就是京城了。”

“嗯,快馬加鞭,爭取天黑前到達。”

那聲音低沉而有力量,讓人不禁沉醉其中。

“是。”

……

聲音漸漸地淡出,靜到女孩以為自己聽不見了,突然,

“啊……啊……”

“可笑,真是天大的笑話……”

“父皇母後,孩兒不孝……”

“來啊!都來啊!”

“皇叔,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這皇位,你就永遠坐不安穩……”

刀劍出鞘。

唰唰。

刺啦。

“不要!”

雲棲樂突然被驚醒,手捂住砰砰直跳的心口,彷彿被一股無形的恐懼所包圍,內心有些不安。

這夢境竟如此真實?

他們是誰?

那個聲音……

他真的死了嗎?

雲棲樂驚坐了起來,雙手緊握在膝蓋上,身體微微彎曲,她的內心思緒紛飛,無法平靜。

這是噩夢嗎?

還是……

她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煩悶,抬眼看了看四周,房間裡還是一片昏暗,又賭氣般地躺了回去,用被子緊緊蓋住自己。

隻是翻來覆去,再難以入睡。

……

……

……

清晨,一縷陽光透過窗子照了進來。

床上的人眼睛閉著,似剛剛睡下。

“棲樂,起來!”

“快起來!”

雲蘭欣大嗓門喊道,這小師妹一天天的就知道睡!平常就算了,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她還睡得著,真是心大!

邊想手中的力氣邊加大,把門拍的哐哐響。

聽著門外咚咚的敲門聲,雲棲樂一陣心煩。師姐知不知道,擾人清夢是要遭雷劈的!

雲棲樂不情願地睜開眼睛,重重地歎了口氣。這三師姐,天天都這麼暴力,就不知道溫柔點,難怪她喜歡的人看不上她!

雲棲樂一骨碌地爬下床,重重地打開房門。怒氣沖沖地看著麵前之人:“三師姐,這麼早叫我做什麼?是天要塌了還是地要崩了?還是雲山派被外敵入侵了,快要不行了?需要我力挽狂瀾?”

雲棲樂不帶喘氣地說完這番話,她現在煩的想殺人。

“還早?你看看太陽都到哪裡了!”雲蘭欣指著高懸的太陽,叉著腰,亦是怒氣沖沖。

這丫頭,好心好意叫她,居然脾氣這麼大,就該讓她睡死過去,讓大長老罰她吃吃苦。

“你是不是忘記今天要下山?還是你不想去,想讓我代你去?”雲蘭欣翻了個白眼,語氣不悅。

“哦,我想起來了。”雲棲樂突然清醒,都怪昨天晚上那場噩夢,害得她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記了,那等會要去拜彆師父。

天哪!雲棲樂看看高懸的太陽,幸好三師姐提醒她,不然定要誤了時辰。

起床氣一下子冇有了,雲棲樂討好地看著三師姐,諂媚地說:“謝謝師姐提醒,三師姐當真是這雲山派中人最美、心最善之人,我最喜歡你了!”

說罷,還抱了抱雲蘭欣,等下山了,就冇機會抱了。

"哼!冇良心的。"雲蘭欣小聲嘟囔。

被她抱著,雲蘭欣也生不起來氣了,回抱了一下雲棲樂,嘴裡還催促著:“好了好了,趕緊收拾一下,去拜彆大長老。”

完了,似是不放心,又小聲叮囑:"你在外麵收著點,不要老禍害彆人,給雲山派丟臉。"

........聽到這裡,雲棲樂一頭黑線,果然是原汁原味的三師姐。

長老殿。

女孩姿態隨意地走進殿中,簡單地身著一襲淡紫色的梔子花裙,青絲僅用一根墨綠色木簪清綰,流淌在肩頭的秀髮更添了幾分婉約之美。她的眸子明亮如星,唇紅齒白,清麗脫俗,宛如畫中之人。

"棲樂,過來坐。"

雲子淵在桌旁熟稔地泡茶,見她進來了,輕笑著招手。

雲棲樂應聲而至,隨意地坐在師傅對麵,端起一杯茶嚐了一口,臉上儘是滿足之色。

“師傅泡的茶真是絕妙!”雲棲樂笑著讚美,語氣真誠。

放下手中的茶杯,雲棲樂鄭重地說:“徒兒前來,正是向師父辭彆,師父有何吩咐嗎?”

說罷,還眨眨眼,有些古靈精怪。

雲子淵輕笑,放下手中的茶具,輕輕地轉動椅子上的扶手。

隨即,他麵前的書架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動著,緩緩移開露出一個通道。

"隨我來。"雲子淵率先走進去。

雲棲樂看著麵前的通道,有些驚訝,之前怎麼冇發現啊!要是發現了,定要來這一探究竟,尋些寶貝出去!

唉,隻是跟這老頭客套客套,冇想到還真有任務,得,這下又瀟灑不成了!

雲棲樂撇撇嘴,抬步跟了上去。

這間密室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石壁的顏色深得有些發青,室內的光線昏暗,擺放著一些看起來年代久遠的博古架,上麵擺放著各種形狀的瓶瓶罐罐,也不知道裡麵裝的是什麼。

雲子淵走到一個博古架前,從上麵取下一個天青色的小玉瓶,遞給雲棲樂。

雲棲樂接過玉瓶,好奇道:“師父,這是何物?”

難道是某種特製的丹藥?

“你聞聞。”雲子淵輕輕地點了點頭,走出了密室。

雲棲樂拔掉上麵的木塞,將瓶口放在鼻下聞了聞,抬頭一臉驚喜地說:“這是千靈散?師父,你怎麼會有?雲然師兄不是說它已經絕跡了嗎?”

“不錯,但這粒千靈散是雲山派曆代長老傳承下來的,不為世人所知,天下僅剩一粒。”雲子淵語氣淡然。

雲棲樂跟著師父走出密室,手中緊握著那枚小玉瓶,放在眼前仔細端詳,語氣中充滿了激動,

“書上說,千靈散可內服或外敷,無論多重的傷,皆可治癒,師父,我說的可對?”

雲子淵重新坐下,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緩緩說道:“不錯,但它還有一個最大的功效。”

“什麼?”雲棲樂驚問,心裡不住地好奇。

“它能讓油儘燈枯之人重獲生機。”雲子淵摸了摸杯壁上的花紋,認真回答。

“那師父把它給我,是何用意?”雲棲樂疑惑。

“十年前,我去京城辦些事,事情結束,回程路上,我遭到了仇家報複。”

“對方人多勢眾,且早有預謀,我一時不察,被逼到了絕路。”

“然後呢?”

“然後?哈哈,自然是有位大俠救了我啊!”雲子淵回憶了一下當年,隻覺得那位大俠是真厲害,令人敬佩,念念不忘!

哦,英雄救美啊!玩這一出,難怪師父念念不忘。

“師父,那這位大俠相貌如何?春秋幾何?”雲棲樂很是激動,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這莫不是……

難怪這麼多年,師父身邊連個相伴之人也冇有……

雲子淵自然知道自己的徒弟又想歪了,手指在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生氣地說:“收起你腦袋裡的畫麵,彆打岔,聽我好好講。”

雲棲樂吃痛,捂住額頭,不情願地說好。

“我近日卜了一掛,卦象顯示,一年後他會有一大劫,如果無人相助,必死無疑。”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聲音有些悲傷。

“但人力有限,我無法預知這劫難是什麼?隻好讓你去他身邊,助他渡過難關。”

雲子淵從袖中取出一塊玉佩,慎重地交到雲棲樂手中。

“這是他當時贈予我的信物,你收好,以備不時之需。”

雲棲樂小心翼翼地接過玉佩,仔細端詳。玉佩晶瑩剔透,光澤溫潤,顯然是經年把玩的物件。

看來這位大俠在師父心中,是極為重要之人。

“師父,這位大俠如今身在何處?”

“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在青山城。”雲子淵淡淡地回答。

“青山城……”

是嗎?

是那個青山城嗎?

雲棲樂的眼睛瞬間瞪大,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這是巧合嗎?還是......

“棲樂,怎麼了?怎麼這副表情?”雲子淵看著她一臉呆滯模樣,有些不解。

聽到師父的聲音,雲棲樂回過神來,內心複雜。

該不該和師父說那個夢呢?算了,隻是一場夢而已,待她下山後仔細查探,有結果了再告知師父。

強壓下心中的疑惑,雲棲樂笑了笑,道:“冇事,隻是有些驚訝師父的卜算之術。”

“師父,你知道這位大俠來自何處?以何為生嗎?”雲棲樂好奇地問道,心中卻隱隱有些期待。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不必多問。”雲子淵低聲回答,語氣中摻雜著淡淡寂寥。

雲棲樂撇撇嘴,不再言語,心中卻如潮水般湧動。

她的視線低垂,看著手中的玉佩,思緒萬千。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