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分場合、不分地點的沾花惹草

26

-

一名白衣男子緩緩步入視線,他身姿修長,氣質淡雅如菊,麵容清俊而疏離,彷彿置身於繁雜世界之外,帶著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冷。

天哪!簡直貌若潘安、風度翩翩!比雲然師兄也不遑多讓啊!雲棲樂,穩住!穩住!

楚尋一進門,就看見了坐在椅子上的人,心中難掩激動,快步上前作輯,微笑道:“唐突公子了,實在是楚某見到昔日恩人,過於激動了,特意請見公子,表達楚某的謝意。”

雲棲樂將要站起,聽到這話,麵上有些疑惑,邊回禮邊詢問:“楚老闆此話何意?在下不甚明白,我們之前見過嗎?”

她日常待在山上,也冇下來過幾回,就算碰到,以楚老闆的美貌,也定無法忘記,所以……雲棲樂的眉頭蹙起,回憶了一下過去,發現並無所得。

楚尋看著男子苦惱的樣子,笑了一下,溫和地說:“見過的,公子,我們坐下來慢慢說。”

“好。”

雲棲樂和楚尋相對坐下,桌上的茶壺還冒著熱氣,有股淡淡的清香味。

是龍泓呀!師父最喜歡喝的茶。

突然有點想那個老頭了,也不知道他在山上怎麼樣?不會又揹著自己吃獨食吧!好想回去揍他怎麼回事!

楚尋看男子又走神了,輕笑了聲,抬手給男子倒了杯茶,溫和道:“公子嚐嚐,這茶對身體有益。”

“哦,好,謝謝。”

雲棲樂收回思緒,端起茶杯,先在鼻子前麵慢慢搖晃,聞其香,然後輕輕地啜了一口。茶水的溫度恰到好處,口感醇厚,但比起師父泡的還是有些差距。

雲棲樂放下茶杯,以手托腮,臉上帶著淡笑,感興趣地說:“在下怎麼就成為楚老闆的恩人了?”

“公子可還記得前年冬天在青逸山腳下救過一對兄妹?當時與您同行的還有另外一位公子。”楚尋說罷,給自己也倒了杯茶。

“確有其事。”雲棲樂想了想,開口道。

“不過我記得當時那位仁兄的麵相可不如老闆出色啊!”雲棲樂眨了眨她那雙大眼睛,微笑著說。

聽到此話,楚尋有些忍俊不禁,低頭笑了一下。

這一笑,有種春暖花開的感覺,雲棲樂心一顫,心想,不愧是美男子,連笑都這麼好看。

楚尋想了想,語氣有些沉重地說:“當時家中生變,我們兄妹急於從吳郡趕來,怕路上被人識出,故才易了容。”說到這,頓了一下,眉宇間似有些痛苦。

“不料在途中遇到山匪,還好兩位公子出手相救,我和舍妹才能保全性命,安然來到這裡。”

“當時情況緊急,我和舍妹冇能好好感謝兩位,事後四處打聽,也不見兩位公子的蹤影,原以為愧無以報。不曾想今日得見公子,楚某定要拜謝公子的恩情。”

話剛落下,楚尋就站起來向雲棲樂行了個大禮。

“不敢當,不敢當!區區小事,何足掛齒。”雲棲樂趕忙將楚尋扶起。

待兩人坐下,楚尋又吩咐旁邊的小廝:“玄來,把我給公子準備的謝禮拿出來。”

“是,公子。”玄來木著一張臉,迴應。

不一會,隨著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個丫鬟魚貫而入,每個人的手中都穩穩地端著一個精緻的托盤,上麵堆滿了琳琅滿目的謝禮。

這些謝禮五花八門,有精美絕倫的玉器、有色彩斑斕的絲綢,還有各種金銀珠寶,看得出主人是非常用心了。

雲棲樂看著麵前的這些,眼睛瞪大,滿臉的驚訝。

這個楚老闆深藏不漏啊,這麼有錢!比那個摳門的老頭不知道大方多少!雲棲樂,忍住,忍住!

楚尋注意到了雲棲樂的驚訝,覺得這位恩人是個真誠之人,便溫和道:“錢財於我,都是身外之物。楚某彆的冇有,隻略有資財,隻能用它來答謝公子了,請公子收下。”

說罷,向雲棲樂拱了拱手。

聽到這話,雲棲樂收起了驚訝的表情,清了清嗓子,故作深沉道:“既然楚老闆這麼有錢,不如再多加點,在下可是缺錢的很啊!”,說罷,又眨了眨她那雙大眼睛。

楚尋愣了一下,隨即笑出聲,爽朗道:“好,公子想要多少?”

雲棲樂避而不答,反問楚尋:“這裡有酒嗎?”

“有。”楚尋回答,“玄來。”

“是,公子。”

好酒上桌,是竹葉青,雲棲樂給兩人各斟了一杯,舉起酒杯,語氣輕快:“楚老闆,我敬你。”

言罷,一口飲儘,吧唧吧唧嘴,嘖嘖,這可真是好酒!

楚尋亦是。

雲棲樂又說:“我們江湖兒女,信奉天下一家,家人有難,何故不幫,所以無需謝禮。”雲棲樂揮揮手,豪邁地笑笑。

心裡卻想,慚愧,慚愧啊!

當時她和雲然師兄偷跑下山去玩,不對,是逼迫雲然師兄和她下山去玩。遇到山賊強搶良家子弟,她可是激動地不得了,想打他們個落花流水,成就本姑娘一世英名!

奈何雲然師兄在旁邊,有她什麼事!唉,又有點想雲然師兄了,不知道他那邊處理的怎麼樣?

“公子好胸襟,不過這是楚某的一番小心意,還請公子收下。”楚尋語氣鄭重,又給兩人滿上一杯。

雲棲樂又一把飲儘,用帕子擦了擦嘴,不甚在意地說:"都是身外之物,楚老闆就不要與我客氣了,要是實在愧疚,就送我兩壇這酒,可否?"

看男子這爽快模樣,楚尋也不欲糾結,乾脆地說:“好,等會我讓小廝送到公子的住處,冒昧問一下,公子現居何處”

“我纔剛來,還冇有找到住處,楚兄給我推薦一個唄,我住的時間不會很長。”雲棲樂回答。

楚尋思考了一下,開口道:“水雲間是天啟城最大、最負盛名的客棧,清淨幽雅、寬敞明亮,公子可去那裡小住。”

“哈哈,這不會也是楚老闆手下的吧!”雲棲樂又倒了杯酒,嫣然一笑。

楚尋扶了扶額,無奈道:“是的,這是楚某祖上的產業。”

“公子放心住,有什麼困難就和掌櫃的說,我自會吩咐下去,讓他們聽令於你。”

果然啊,果然,楚老闆膝下產業無數,難怪出手這麼闊綽!雲棲樂邊想邊喝酒,這酒實在美味!

雲棲樂滿口感謝,忽又想起什麼,麵帶笑容,俏皮地說:“楚老闆,我今天可從你家賭場贏了不少啊!打擾你做生意了,實在抱歉。”

說罷,向楚尋拱了拱手,表達自己的歉意。

楚尋擺擺手,淡笑道:“無妨,無妨,做生意的,盈虧乃常見之事。是公子賭技高超,這些都是公子應得的。哦,對了,還冇問公子尊姓大名?”

“我姓雲,名展。楚老闆呢?”雲棲樂微笑。

“單字尋。”楚尋回答。

“楚魂尋夢風颸然,曉風飛雨生苔錢。好名字啊!”雲棲樂感慨,不由得詩興大發。

楚尋但笑不語,拿起手中的酒杯,敬對麵的恩人。

“雲兄,有事記得來尋我,楚某定傾囊相助,在所不辭!”楚尋語氣鄭重。

“楚兄亦是,錢財什麼的我幫不上忙,可治病救人、擒奸擿伏,我還是擅長的。”雲棲樂回敬,覺得這位楚老闆可真是位赤誠之人,這個朋友她交了。

“楚兄,時候不早了,我該走了,就此彆過。”

“至於那酒,你就給我送到水雲間吧!感謝楚兄的招待!”雲棲樂豪爽地笑著,站起來向楚尋拱了拱手,就要離開。

“好。相逢即是緣,期待與雲兄的下次見麵。”

楚尋看著男子的背影,覺得他們日後還會再見的。

雲棲樂走在大街上,隻覺得揚眉吐氣,早上她還身無分文,連最破的客棧也住不起呢,現在可好!雲棲樂摸了摸懷中的銀錢,輕快地向水雲間出發。

寬闊筆直的大道上,兩匹火紅的駿馬在一前一後地奔跑,四蹄翻騰,長鬃飛揚。

風聲呼呼,後麵那匹馬使勁靠近,坐上的人十分激動,大聲地說:“公子,有人跟著我們,要除掉嗎?”說罷,還做了個殺的手勢。

“殺你個頭。趕路要緊。”前麵那匹馬的主人看手下那興奮的樣子,嗤了一聲,吊兒郎當地說。

“哦。”若風有點喪氣。

沈遇之冇空管他,馬兒的速度越來越快,伴隨著清脆的馬蹄聲和風聲,他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暢快,這就是自由的氣息啊!

不得不說,這天啟城雖然偏僻,路修的倒是不錯,這老匹夫,表麵功夫做得倒是可以!

“駕!”

馬蹄下塵土飛揚,駿馬奔騰而去,留下一片塵煙。

熱鬨的大街上,兩名男子正在趕路,說是趕路,不如說是散步。

為首的那名少年身穿一襲深藍色緞子衣袍,腰繫玉帶,手持象牙的摺扇,不急不緩地走著,絲毫不見趕路的疲憊。

如果走近看,你還能看到他眸如星辰,眉眼清冽如畫,似笑非笑地看著你,美的驚為天人。

旁邊路過的婦女和姑孃家都羞紅了臉,啥時候在天啟城看到過這種人物啊!都用帕子捂著眼偷偷看。

更有膽大的姑娘,直接把自己的手帕塞到沈遇之手中,不等他說什麼,就飛快跑開了。

沈遇之來著不拒,還挑了挑他那雙桃花眼,低笑著說謝謝,聲音如玉石鳴,更惹的姑娘們低呼,把帕子都塞他懷裡。

若風見自家主子又開始不分場合、不分地點的沾花惹草,心裡歎了一口氣,正要把他拉走。

突然,一個梳著雙環髻、身著碧青羅裙的小姑娘從人群中艱難地擠了進來,直直向若風跑去,把帕子往若風手中一塞,就羞紅臉跑開了。

若風呆呆地站著,手上還捏著那條帕子,不知所措。

沈遇之看著這位愣頭青手下,真覺得他丟臉,一把拉過他,從人群中離開了。

旁邊的商販女看得正津津有味,誰知,一陣風吹來,人就不見了。

“公子、公子,我收到帕子了。好開心!好開心!”若風才反應過來,手中拿著帕子,愛不釋手。還放在鼻尖嗅了嗅,有種淡淡的茉莉花香,心中更滿意了。

“傻子,給,都給你。”似是見不得自己手下這麼蠢,沈遇之有些頭疼,把剛纔收到的帕子一股腦地全塞給了他。

若風收著了,不過他還是最喜歡那個可愛的姑娘送他的這一條,把這條帕子疊得整整齊齊的,放入懷裡。

沈遇之好笑地看著這一幕,餘光又瞥見了那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心中冷笑一聲。

二哥的人怎麼和他一樣,一如既往的蠢,跟狗皮膏藥一樣,令人生厭!

“公子,我們現在去哪?”若風問。

“走吧,先找個客棧住。”沈遇之語氣淡淡地說。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