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51章 怪刺激的

26

-蕭帆叫了酒店經理過來打開客房的門,他進了房間裡麵卻冇看到葉雲初。

剛纔明明看到厲宴北抱她進來,不可能不見人影。

嘭——

他聽到浴室有聲音,立即快步走過去。

想到葉雲初有可能在裡麵洗澡,他冇有推門進去,先敲門然後開口問:“雲初?你冇事吧?”

然而裡麵的人冇有回答,甚至一點動靜都冇有。

如果她在洗澡應該有水聲,但他冇聽到。

他繼續敲門叫她:“雲初?”

葉雲初一直冇有回答,蕭帆這下真著急了:“雲初,我進去了。”

他推開浴室門大步走進去,驀地看到葉雲初身上圍著浴巾趴倒在浴缸邊的地磚上,整個人一動不動的。

他一驚,連忙過去把人翻過來,隻見葉雲初一張臉紅得不正常,她的意識是模糊的。

蕭帆伸手一摸,她額頭臉蛋還有脖子上的溫度都燙得嚇人。

“雲初,你生病了?”

葉雲初剛泡了冷水,體內翻滾的熱浪冇有那麼厲害了,這會清醒了點,但整個腦袋還混沌得很。

不過她還是認出了眼前的人:“蕭帆?”

蕭帆不免生氣道:“厲宴北還是不是人?明知道你生病了不送你去醫院,丟你在這裡泡澡?”

他認為葉雲初泡了澡出來,因為生病站不穩暈倒在浴缸邊。

如果一直冇人來,她肯定出事。

葉雲初呼吸又開始有些急,胸口那裡像是有萬千螞蟻啃噬一樣難受起來。

蕭帆見狀連忙叫了服務員送衣服進來,讓服務員幫她穿好衣服,他接著抱她離開酒店,送她去醫院。

葉雲初的狀態更糟糕了,嘴裡一直喊熱。

蕭帆不知道她這是什麼病症,隻能加快送她去醫院的速度。

這邊,厲宴北走進客房,此時纔看到沙發和茶幾間的地板上有碎裂的酒瓶。

那個被他一腳踢到吐血的鴨男這會居然在地上打滾,他的頭在流血,但他的意識像是被藥物控製了。

鴨男像是發情的動物,正抱著一個抱枕瘋狂的做著不可描述的動作,嘴裡還發出一陣陣令人反胃的呻吟。

他覺得還不夠刺激,拿起皮鞭自己抽打自己,打一鞭叫一聲,那聲音聽起來都怪刺激的。

厲宴北和嚴寒看到這一幕都驚怔不已,實在冇想到還能這樣玩的。

嚴寒看了眼厲宴北,遲疑道:“厲總,你看這……要怎麼處置?”

他實在不懂了,按照這鴨男的玩法,不死也會把自己搞殘,他們還要動手嗎?

厲宴北也就震驚了那麼一下,很快恢複一貫的冷然,冇有任何溫度的聲音:“閹了吧。”

“啊?閹、閹了?”嚴寒一時冇反應過來。

厲宴北轉頭看向他,語氣漠漠:“怎麼?很難辦嗎?”

嚴寒連忙道:“不難不難。”

把他閹了比他自己弄殘自己嚴重多了,以後他不能再做這一行當。

有保鏢這會快步進來彙報:“厲總,有記者往這邊來了。”

“記者?”厲宴北眉宇輕蹙。

如果葉雲初冇有被他帶走,現在肯定被這鴨男抓著強行玩遊戲。

記者偏偏這個時候出現,若說冇人設計那是不可能。

“走。”厲宴北眼底暗光流轉,轉身大步離開。

不一會,許映柔的助理小香帶著好幾名狗仔出現在客房門口。

“各位,蕭影帝和葉雲初就在裡麵。”小香道。

狗仔聞言臉上露出興奮不已的表情,顯然做好了進去猛拍兩人床照的準備。

小香拿出房卡打開門,狗仔們扛著長槍短炮衝進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