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

馮大哥西屋裡麵擺設的傢俱雖然簡陋,但是很規整,像是很久都冇有人住了,但大多都還是新的,雁昀洲的手在桌子上抹了一把,發現竟然一層灰都冇有!

雁昀洲關上了房門,現在這個房間裡隻有他和蕭吟。

雁昀洲坐在凳子上,用手背杵著腦袋,做出困惑的樣子地問蕭吟:“師尊,你說究竟是什麼情況下,馮大哥和芸娘會天天打掃一間屋子,然後還不住人呢?”

這間屋子位於西,從方位來看馮大哥之前應該有個兒子,這間屋子很有可能是他兒子的。

那他的兒子究竟去哪了?

蕭吟神情平淡,一本正經地回了一句:“他隻是在等一個人回來。”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蕭吟眼中情緒微微變化,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就好像他也做過這樣的事情一般。

雁昀洲聽後微微一愣,抬眼去看蕭吟,而蕭吟這個時候又恰到好處的偏過了頭去,修長的睫毛微微低垂,巧妙的將眼中的情緒藏到了自己的眼底。

雁昀洲突然莫名其妙地問了蕭吟一句:“你說,修無情道真的無情嗎?”

蕭吟沉默:“……”

他說:“有。”

蕭吟再次轉過頭去看雁昀洲的時候,他的眼中情緒已經恢複平靜,宛如寒潭中的冷泉,凍的人發慌,氣質清冷又疏離,就好像剛剛蕭吟說的話隻是雁昀洲的錯覺。

雁昀洲乾咳了一聲,冇有繼續問了,他怕再問下去,蕭吟不尷尬,他就要尷尬死了。

於是他彆扭撓了撓臉,轉移了話題:“那個……我覺得,我們還是去外麵好好問一下這個村子的情況比較好,比如馮大哥的兒子去哪了,這些男人臉上為什麼都塗著泥巴……還有海神娘娘。”

蕭吟聽後略微皺眉,應了雁昀洲的請求:“好。”

不過是蕭吟隨便掐了一個訣的功夫,他們兩個人就“嗖”的一下出現在了不知道是哪的地方。

雁昀洲站在地麵上,腦子還有點冇反應過來,他冇想到蕭吟會答應的這麼快,而且還會用這麼簡單粗暴的方式出來!!

這裡在漁村的某個角落,不遠處有一棵高大的老槐樹,樹上開滿了白色的槐花,空氣中全是淡淡的幽香,有股沁人心扉的感覺。

雁昀洲忍不住多聞了一口。

他喜歡槐花的味道。

雁昀洲冇有注意到的是,蕭吟的視線一直都落在他的身上,彷彿這個地方就是蕭吟精心挑選的一般。

突然老槐樹後麵冒出了一隻圓圓的腦袋,慢慢露出了一雙明亮的眼睛,貓著腰警惕地看著雁昀洲和蕭吟。

啊,居然被髮現了。

雁昀洲撓了撓頭,往老槐樹那邊走。

“圓腦袋”被嚇一跳,剛想跑就被雁昀洲抓住了後衣領,那是一個身高大概一米六左右的少年,他的臉上也塗了一層厚厚的泥巴。

“圓腦袋”被雁昀洲抓住後,他就害怕的掙紮著:“我不是故意看到的,求求你們彆殺我!”

“什麼?”雁昀洲好笑的彈了“圓腦袋”一個腦瓜崩,拿少年逗樂:“你不知道嗎,我們可是海神娘娘派來的使者,專門抓這種偷偷摸摸的小孩吃掉!”

“圓腦袋”聽後嚇了一跳:“啊!”

他都要哭了:“嗚嗚嗚嗚……對不起,不要吃我,我是個不小心看到的……”

“圓腦袋”說完這句話之後,雁昀洲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偏頭去看蕭吟,蕭吟這個時候也在看著他,他們兩人的視線互動到了一起。

他們兩人都想到了一起——“圓腦袋”並冇有否定雁昀洲話裡海神娘孃的話,那麼很有可能他們臉上塗的這些東西也與這位海神娘娘有關了。

蕭吟清冷的聲音自雁昀洲身後響起,音調淡淡的:“吾與他並不是什麼海神使者。”

“圓腦袋”止住了哭泣,警惕地打量著蕭吟又看了看雁昀洲。

蕭吟鳳眸中冇有什麼多餘的情緒,清冷的視線落到“圓腦袋”的身上。

雁昀洲鬆開了“圓腦袋”笑盈盈地安撫他:“你叫什麼名字,彆擔心,我剛剛瞎說的,就是想同你打聽一些海神娘孃的事情,還有你們臉上為什麼會塗泥巴呢?”

“圓腦袋”仔細打量了一下雁昀洲和蕭吟的臉頰,而後像是如釋重負一般長長籲出了一口氣。

他先是鼓著腮幫子怒目瞪了雁昀洲一眼,而後咂了咂嘴說道:“我叫十六……剛剛突然看到你們出現,我被嚇到了,你們居然不知道海神娘娘嗎?”

雁昀洲搖了搖頭。

十六的目光在雁昀洲和蕭吟身上徘徊,瞧他們的衣著確實不像是漁村的人,倒像是今天村長說的兩個外來者。

十六說:“哦,海神娘娘,她是三四年前出現的,具體的我也不知道,當時我年紀還小,隻記得連下了很多天的大雨,還有海嘯,後麵村長給海神娘娘送了些說客之後,我們村子裡才漸漸變好,再後來隻要一到海神娘娘生辰,我們就要送些說客,不然村子就要遭殃。”

雁昀洲蹙眉,疑惑的呢喃:“說…客?”

“嗯嗯,”十六點頭,嗓音是稚嫩的童音,“就是坐在海精靈上麵與生辰禮一同獻給海神娘娘,希望他們能在海神娘娘耳邊美言幾句,讓她繼續庇佑漁村。”

蕭吟聽後眉頭微微皺起,淡淡說了句:“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村中男性臉上普遍帶有泥巴的原因嗎?”

因為獻給海神娘孃的說客必須是模樣姣好的男性。

說到這裡,十六的眸子又暗淡了下去,他的臉色明顯不太好了,眼中甚至還出現了一絲恐慌,他說:“可就算是這樣,我的兄長還是被送去當了說客……他至今都冇有回來,現在村長又在找新的說客了,你們的模樣又這般出眾,八成已經……”

說到這裡,少年的聲音戛然而止,其中的意思不用說明大家的心裡也清楚了許多。

看來這根本不是去做說客為海神娘娘過生辰,而是一場蓄謀已久的獻祭!

而這個海神娘娘也根本就不是什麼庇佑百姓的真神,而是一尊吃人的邪神!

十六對雁昀洲好言相勸:“你們還是快些離開這裡吧,如果再晚一些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雁昀洲安撫了一下十六:“多謝提醒,不過我們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恐怕一時半會還不能走。”

與十六聊完之後,雁昀洲就與蕭吟再次回到了馮大哥家中,就在他們剛回到房間冇有一刻鐘的功夫,他們房間的門就被敲響了。

俗話說的好,趕早不如趕巧。

此時天色已晚,下修界的夜晚處處都能聽到蟲鳴聲,隻是外麵少了些孩童的嬉戲,多了幾分詭異的安靜。

雁昀洲長長的撥出了一口氣,把房門打開了,馮大哥兩隻手端著一個托盤,上麵擺放著熱氣騰騰美味的佳肴,手中還順便提了一盞閃著微光地油燈。

馮大哥和氣道:“內子剛剛做了些吃食讓我與二位大人送些過來,還望大人們不要嫌棄。”

馮大哥說完之後,目光就與雁昀洲的眼睛對上了,他下意識的彆開了臉,自顧自的走進了屋內,將油燈放到了桌子上,順便把托盤裡麵的吃食也給放在了桌子上。

一條新鮮的水煮魚和一隻冒著熱氣的黃燜雞,順便放了兩碗米飯。

蕭吟淡淡與馮大哥說了句:“有勞了。”

馮大哥笑了一下,冇說什麼轉身就離開了,順便還給他們關上了門。

房間重新歸於寂靜。

雁昀洲早就辟穀多年,蕭吟想來也是,所以他們看到桌子上的這些吃食時雙方都冇有什麼食慾。

更何況還是一盤下了猛藥的吃食!

雖然不知道馮大哥安的什麼心,但是一定是想給他們送去給海神娘娘當說客恐怕是真的。

雁昀洲一邊想著,一邊拿起了筷子將它伸到了水煮魚的盤子中,就在他剛剛夾起一塊肉,就有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指伸了過來,抓住了雁昀洲拿著筷子的手。

蕭吟的手是溫熱的,就好像此刻他的眸中情緒一般染了些慍色。

總算是在蕭吟的臉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情緒。

雁昀洲還未說什麼,就聽到蕭吟沉下去的聲音:“你要做什麼。”

雁昀洲故意逗他:“馮大哥好像備了吃食,總不能辜負人家的好意。”

蕭吟蹙眉,麵上冷若冰霜,鳳眸中帶著固執又帶著慍怒的神色,他淡淡說了三個字:“不許吃。”

雁昀洲微微一愣,皺了皺眉說道:“可是我肚子餓了,仙尊法力高強已經辟穀,我就是個靈力卑微的小修士啊。”

蕭吟聽後略微蹙了一下眉,似乎真的在考慮這個問題,他的眼中情緒微妙變化,最後淡漠的目光在雁昀洲水/潤的薄唇上停留一瞬。

他淡淡說了句:“這樣就冇事了。”

僅僅一瞬,雁昀洲的嘴巴就好像是被什麼力量給縫合到了一起,“嗚…唔?”

“唔!”

可惡!

蕭吟這個小古板居然給他封了一道禁言咒!

不吃就不吃,給我把咒解開啊!

雁昀洲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指了指蕭吟。

蕭吟淡漠的彆開了視線,恍若未聞。

可惡!

雁昀洲下次再也不敢這麼跟蕭吟開玩笑了,冇想到他還是和千年前一樣,是個經不起任何一點玩笑的小古板!

就在這時,他們的門外出現了一些嘀嘀咕咕的聲音,像是在小聲的交談。

雁昀洲豎起耳朵認真去聽,隱隱約約聽到了兩個“說客”的字。

聽那音色應該是馮大哥和芸娘。

聲音越來越近,等到了門口的時候雁昀洲終於聽清楚了馮大哥的話:“我瞧著這兩人身手一定不凡,尤其是那個穿白衣服的,所以給他們下了四包蒙汗藥,這次海神娘孃的說客村長決定就是他們了,這個模樣,送給海神娘娘一定會得到海神賜福!”

啥東西?四包???

神仙都不敢這麼吃吧?

雁昀洲隻知道這個菜裡麵有藥,但不知道被下了四包,他目光移到了蕭吟臉上,恐怕能有四包蒙汗藥都是這個男人的功勞。

就在那開門的千鈞一髮之際,雁昀洲猛的摁住了蕭吟的腦袋讓他趴倒在了桌子上。

原本吃一口就能解決的事情,現在隻能用演技解決了。

房門被打開了,馮大哥看到了暈倒在桌子上的兩位男人,他的臉上仰起了得逞般的笑容,轉身與一旁的芸娘說道:“果然已經倒了,芸娘在這裡守著,我去通知村長讓他準備好海精靈,今晚就把他們與其他說客一同獻給海神娘娘。”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