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是…

26

-

“辛時與,還愣著乾嘛,還不趕緊爬過來給我把鞋子舔乾淨~”女子倚在美人凳上,一隻腳探到地下輕輕敲打兩下。

“抱歉,姐姐,這……於理不合。”我俯身一叩。雙眼緊閉著。“也是。你這一個瞎子,乾什麼都乾不好有什麼用呢,說出去你是我辛榆弟弟。那隻怕直教人笑掉大牙了吧。”說罷,就直起身,緩步朝前走去。我聽著越來越緊急的腳步聲,隻覺得像是一張催命符般。但直覺這次不可能像前幾次應付其他人一樣……橫豎都是一死。反正連親身父母都早已不在乎了,這一次不如大膽一把。

“你彆叫人打我,我給你舔鞋就是了。”說著便又往前爬了幾步。直至碰到她的

鞋尖。不等我碰到一股錐心的疼痛從手部傳來。她踩住了我的手,鞋跟在手骨節處不停用碾了碾。我突然一發狠,將手從她鞋底抽出,站起身來,趁她來不及反應之際扣住她的手臂將她轉個身,接著反手一擰。另一隻手觸到她的脖頸橫手講她死死扣住。

“辛時~與……”她掙紮著想呼救但她不是來之前就將所有侍衛都遣散了嗎。“這裡就我們兩個人啊。你忘了嗎。”她說不出話來。掙紮的力氣也越來越小。我鬆開手,她癱倒在地發出砰的一聲響。

我轉過身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眼前的一片黑暗也早已適應了。慢慢探腳一步一步向前。腳觸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我探手去摸,是是石欄。這原本應該是一片湖……

我慢慢伸腳跨上石欄。縱身一躍便跳了下去,發出比辛榆倒地時更大的一聲響。等侍女們進來時就看見了倒在地上的大小姐紛紛吩咐人去叫老爺和夫人——湖中原本被掀起的波紋也漸漸消失逐漸恢複平靜。

我感受著冰冷的湖水灌入我的鼻腔、,耳膜、口中灌入我的四肢百骸。我感受著身體漸漸變得沉重,直至沉到水底。

“喂……喂,醒醒……醒醒。”我感受者有人輕輕搖晃著我。我迷迷糊糊的想著,腦子放空。緊接著意識到不對勁我不是死了嗎,怎麼壞會聽到聲音,難道是我到了陰曹地府!——那我也不想睜眼……就這樣吧。

“喂、喂,你還好嗎?”耳邊的聲音好像蒼蠅一樣。我忍無可忍,直起身來。想叫他不要再吵了。待我直起身後卻呆愣在原地——我能……看見了!我緩緩伸出手去觸碰著,感受著。緊接著用力掐了一把我的臉。是真的……是真的!

旋即我轉過身去,看著麵前的這個少年,把手搭到他身上伸手搖晃著他的”肩膀“我能看見了,我又能看見了!”我朝著周圍不停地張望,入目是一棵棵翠綠色的樹。他見我這個樣子不禁挑了挑眉,看著我也不說話,這樣的氣氛裡我也漸漸意識到了不對……我和她根本不認識啊!和他說什麼啊。我緩緩將手從他肩頭挪下,低著頭,也不好意識直麵他。他輕笑一聲。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都是大男人,有啥不好意思的。”我……我隻是……”我想解釋一番,但又說不出口,我們也不過是剛見了一次麵而已,這樣……。我忍不住悄悄抬頭看他,這還是我能看見以來見過的第一個人呢。長得真好看,每個人都想他這麼好看嗎——不可能,至少那些人不是。他眼珠是黑黑的眼靜上揚的,就像她們說的那個……桃花眼,對!桃花眼!嘴巴也紅紅的!但在我目光觸及他的頭髮時也發出了一聲驚呼“你的頭髮呢,私自剪頭髮可是大忌,是不孝的!”

他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轉而又輕笑一聲“你是從哪個朝代穿越過來的人嘛?那你還怪“孝順”的!。”他又看了看我的長髮,低頭便不再說話但那時不時傳來的“噗噗”聲無不昭示著此人現在的狀態。但我隻關注到了兩個字“孝順”……是啊我留著長髮還有什麼用呢。“有剪子嗎。”我轉頭朝他伸出手他疑惑了一下,臉上笑容收斂起來。轉而從小腿上抽出一把小刀,遞給我。眼中疑惑顧忌等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你要乾什麼?”我也不顧他的神色,接過小刀毫不猶豫抓過垂在自己身側的長髮。

“轟隆”一聲巨響邊上一棵樹轟然倒地,一群人從遠處跑來而他們的身後是……一個個像人又不像人的東西。身旁的人看我呆愣著,也不管了。抱住我的腰,一把把我扛起來抓住我就往彆出來。身後一群人的慘叫迴盪在我的耳旁,聯同那些詭異的東西發出的“咯吱”的聲音“喪屍來了都不知道要跑的嗎,你是怎麼活到這麼大的!”他扛著我在樹林中狂奔,靈活的穿梭在著樹林間,不一會兒那些哀嚎和叫聲就拋諸腦後。反應過來後我就有些許反胃,那些喪屍口中咬的是什麼好像是人的頭和手臂。我不禁覺得死而複生好像是一件壞事了。剛能看見事物就看見這麼噁心的東西實在算不上是一件美事。

【陽光細心忠犬攻溫柔貌美受】

第一張可能剛寫所以有點無聊請見諒,謝謝!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