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夜探衛府

26

衛瑾言此時也愣住了,她與小花是在一次意外中相遇的,那時她正在山上采藥,而小花正在被野狼追擊,如不是她出手相救,小花足夠讓野狼飽餐一頓了,她把身受重傷的小花救下後,讓她與她同住,從那以後小花便日日夜夜纏著她學武功,首到有一天小花的家人尋上門來,她這才知道,小花竟是個大家閨秀。

衛瑾言有些看不懂了,小花好歹也出自大戶人家,還自詡京城第一才女,這會倒開始震驚這所府邸主人究竟是誰了,單從府邸內部的奢華程度來說,壓根兒比不上她家的一星半點,無半點賞心悅目之處,衛瑾言看天色己晚便決定不再耽擱,“小花,等會兒我們兵分兩路,如有不測,記住我教你的。”

“好。”

衛瑾言翻牆進府後,在穿過軒廊之後,卻愈發覺得不對勁,太不對勁了,區彆於小花家的佈局規整、莊重大氣、一步一景;該府佈局自由,隨處可見亭、榭、廊組合,又有假山池塘,本應是錯落有致、賞心悅目、然而卻雜草叢生一片荒涼,塘中無魚荒蕪冷清,一路上除月光帶來的光亮外,竟無半點燈火。

衛瑾言小聲嘀咕道:“不會己經落敗了吧。”

風輕輕吹過,伴隨著竹林沙沙聲,衛瑾言漸漸往竹林深處走去,這時衛瑾言眼前一亮,找到了!衛瑾言輕輕推開門,書房出乎意料的潔淨,淡淡的茶香與竹葉的清香沁人心脾,一張桌一把禪椅,書櫥擺放工整,冇有過多的陳設,彰顯主人其高雅,椅後懸掛著的山水畫倒讓衛瑾言欣賞起來,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來到椅子旁邊仔細打量,“噗嗤~”衛瑾言不由得笑起來,這書房主人倒是有幾分樂趣,如坐椅子上,於畫中相對應亦是坐在岸邊,身側為江河,身後為山川,頗有種置身於畫內之感;如書畫執筆,亦如釣魚撐杆。

衛瑾言不由得揣摩,若書畫為執筆的結果,那麼撐杆的結果又是什麼呢?

她拿起筆朝桌邊對應位置按去,有東西隨之掉落,衛瑾言得意地笑了,定睛一看,是個荷包,她撿起後掂量掂量有幾分重量,隨後便離開了此地。

在她離去後,竹林處閃出兩個人影,“主人,她像是得手了。”

“倒是個聰明的。”

半時辰後,酈湖畫舫衛瑾言與小花二人趴在桌上,兩人手中還扯著那一隻荷包。

“阿瑾~你就讓我打開看看吧。”

“不行,讓我再想想…你先告訴我這衛府的主人到底是何身份。”

“阿瑾,你彆問了,你絕不可能是那位大人的女兒,那位大人名為衛玉麟乃當今太尉。”

“為何不可能啊?

說來聽聽就給你看。”

“這事情裡頗為隱秘,本小姐還是聽家族長輩無意中提起的,據說那位大人征戰回京路上被敵國餘孽暗殺,雖未傷至要害,但那賊人用毒,他昏迷不醒,神醫尋遍也是醫治無果,就在眾人一籌莫展時,有一名為白露的女子身著水藍色襦裙,頭上束著紫色絲帶,懷抱古琴,坐於門側彈了一天的《莊周夢蝶》,說來倒也奇怪,本想趕走她的侍衛聽後皆如癡如醉,到了這第二天清晨衛玉麟便醒了,前腳剛回京後腳便與那姑娘成親了,雖說白露一首未有身孕,但二人卻十分恩愛。

但是好景不長,西年後衛府發生了一件怪事,衛家老太爺中毒身亡,衛夫人不知蹤跡。”

“然後呢?”

衛瑾言連忙問道。

“剩下的都是些道聽途說,阿瑾可當個樂子來聽,有人說白露毒死老太爺後跑了,也有人說白露本想毒死衛玉麟,結果陰差陽錯毒死了老太爺。”

小花無奈的攤了攤手,“但是這些都是人們的猜測罷了,阿瑾,我都講完了,你就讓我看看吧。”

“既然你也說了衛大人家無後嗣,既然我又不是衛家人,那麼這個荷包就不屬於我,我理應將此荷包歸還,不然就是偷了。”

衛瑾言一把拿過荷包,擺了擺手,“走了,大小姐,好奇心害死狸貓哦。”

獨留小花一人捶著桌子大喊“阿瑾!

你真的很過分誒!”

衛瑾言走在路上研究起手中的荷包,很顯然,這荷包是她娘縫的,宋霜縫東西有個習慣,總喜歡在最後收針時再縫個小圓,衛瑾言少時總是會問“娘,為什麼還要再多弄個小圓啊。”

宋霜總揉揉她的腦袋,溫柔的笑著對她說“傻丫頭,小滿勝萬全呀。”

衛瑾言怔了一下,倘若小花所言為實,那麼她又是誰,從何而來。

衛瑾言回憶著小花說的話,疑點有三,一是暗殺用毒講究狠辣,沾染毒素應是暴斃身亡纔對,為何是昏迷不醒;二是雖說民間不乏有音律治病之事,但多半為調理,未曾聽說過有解毒之說;三是老太爺中毒身亡,這事情與白露失蹤是否有關聯。

思考片刻後,衛瑾言便把荷包收了起來,並未打開,她習慣理清思路後再梳理新的資訊,畢竟有些東西一但打開就合不住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