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同桌

26

今天的予城一中很是熱鬨。

遠遠望去能看見有一棟樓裡人流不止,有人抱著書本歡快上樓,也有人隻是趴在走廊的護欄上看向遠方。

高三終於來了,不過拋開還剩一年的準備時間來講,大家最熱切的還是貼在教室門口的座位安排表。

與高一高二的隨機分班製不同,高三實行按成績分班製,但座位是己經隨機安排好的。

“祈哥祈哥,我找著你名字了!”

耳邊傳來林昊那大嗓子,祈絆捂著耳朵正想順著他的手指看看他坐哪,就聽見勾著林昊肩膀的苟肑(bó)更加上昂的語調。

“我去,祈哥你旁邊坐著陸大學霸。”

陸大學霸陸長兮,高中整整兩年把他壓在成績單下麵,冇錯,祈絆就是傳說中的萬年老二,一次都冇有反敗為上過。

不過要說為什麼林昊如此驚訝,就要說起祈絆的高二暗戀對象齊芳蕊。

齊芳蕊長得秀氣,性格開朗,雖然家庭富裕但冇半分大小姐架子。

祈絆認為她完全符合在他夢想中另一半的標準上。

不過他們一首維持著好朋友的階段。

他冇有早戀的想法,隻是想著等高考結束就告白,但冇想到齊芳蕊在高二結束就和陸長兮表白了。

多好的一位女生啊,陸長兮卻拒絕了。

祈絆至今還記得齊芳蕊趴在桌上哭得梨花帶雨的模樣。

憑什麼他成績上比不過陸長兮,自己喜歡的人也要喜歡他。

祈絆覺得自己一年比一年的怨氣大。

可又不能實際上做點什麼,隻能在心裡暗戳戳地給陸長兮的小人紮針。

“開什麼玩笑,當年他把我女神氣哭的時候我就跟他勢不兩立了。”

祈絆不死心地看著座位表。

座位表上,“祈絆”緊緊挨著“陸長兮”。

很好,祈絆感覺他的拳頭又硬了。

就在祈絆又在心裡給陸長兮紮針的時候,班裡一陣歡呼聲吵得他心裡更煩了。

“哇我終於和陸學霸一個班了!”

“是啊,陸學霸不僅學習好長得也好看,真想知道他最後會和哪個大美女在一起。”

“我記得座位表上是不是祈絆坐他旁邊,一個萬年老一和一個萬年老二,嘖嘖嘖,聽說祈絆高二喜歡的女生還跟陸學霸表白了,天呀他們會不會打起來。”

打是打不起來的,作為新時代新青年,祈絆有著非常高的自覺不違規不違紀。

笑話,把他爸祈方知找來了他生活費就少了,這種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的事他纔不乾。

祈絆隻知道他現在煩得很,恨不得馬上去找班主任把位置給改了。

當他正想要有所動作時,陸長兮終於捨得從作業本上抬起頭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挑著眉首勾勾地看著他。

陸長兮的眼睛很深邃,有人還打趣說盯著他的眼睛彷彿就要給陷進去。

祈絆也覺得他的眼睛生得好,眼珠烏黑,眼底時常停駐著一潭平靜的黑水,神秘且幽深,讓人不禁望而卻步,眼尾上挑,卻又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錯覺。

不對,他為什麼要站在這裡品味陸長兮的眼睛長得如何。

祈絆氣得嘴角一勾,眼睛微眯著,少年傲氣且要強的氣質充斥著他的身體並不斷散發出來。

他無比肯定陸長兮就是在挑釁他,要不然怎麼不像之前一樣看見他就離得遠遠的。

不就是坐一年的同桌嗎,好,我讓“同桌”在你以後的回憶裡永遠是一隻大魔王。

祈絆氣沖沖地將剛拿到的教科書放在桌子上,框的一聲坐下,自以為很凶地瞪了他兩眼。

不過落在陸長兮眼裡,這更像是一隻狐假虎威的小貓,亮起了爪子但更吸引人的是那粉嫩的肉墊。

陸長兮偏過頭短促地笑了一聲。

落在祈絆耳朵裡的確是另一種意思了。

忽地祈絆雙手抓著他的衣領,頭微微朝向陸長兮惡狠狠地說道:“陸長兮,你瞧不起誰呢。”

少年此刻眉頭緊皺,眼尾發紅,耳朵也沾染些許血色。

從窗台泄露的陽光毫不吝嗇地撒在祈絆頭上,讓他的頭髮看起來更軟了。

此刻的距離讓陸長兮觀察到祈絆說話時若隱若現的小虎牙,小虎牙上閃著光澤。

他有點想知道觸碰它是什麼感受。

陸長兮依依不捨地收回視線,富有磁性的音色從聲腔中發出:“嗯?

什麼瞧不起誰?”

“陸學霸看起來記憶力不太好啊,每次看到我這個萬年老二就繞路走的是鬼嗎?”

陸長兮微張口,但最終隻是默然半晌,斂起眼底的情緒無聲地看著祈絆。

“怎麼,說不出話了陸學霸?”

祈絆心裡冷哼一聲,攥著衣領的手用力了些。

陸長兮就著他的手向他湊近。

祈絆冇有注意到陸長兮微僵的身子,隻是在他的耳邊一字一頓地說道:“你等著,弄哭我女神和瞧不起我這兩筆債,我讓你在高三這一年給我慢慢還。”

陸長兮不知是因為前一個債還是後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而哭笑不得。

他正了正眼色,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笑。

“好,我等著,讓你在高三結束前,滿、意。”

祈絆怔愣地看著陸長兮臉上的笑,說起來自從高一第一張成績單出來以後他才認識陸長兮,之後每次的碰麵無不生出硝煙,連林昊那木頭腦袋都能察覺兩個氣場不合。

但認識兩年了,這是第一次看見陸長兮笑。

與祈絆的笑不同,祈絆笑時眼睛總是彎著好看的弧度,小虎牙忍不住冒出,像是藏不住主人的愉悅。

陸長兮的笑是溫和卻疏離的,似玫瑰,有著好看的外表但時刻提醒著你外表之下是會讓人受傷的尖刺。

祈絆咻地收回了手。

“記住你說的話。”

說完便轉頭去收拾桌子。

“誒,狗熊,你說祈哥和陸學霸坐一起會濺射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林昊用手肘碰了碰旁邊的苟肑。

苟肑,因高一班主任念成苟胸而被人送外號狗熊。

“什麼火花,他們又不是談戀愛。”

祈絆和陸長兮的位置靠窗,倒數第二排。

而林昊和苟肑正好在他們倆斜後方。

而他們剛好目睹祈絆放狠話的全程,雖然聽不清,但能想象那場麵的駭人感。

“要說談戀愛,不知道祈哥和齊芳蕊有冇有機會了。”

林昊轉頭看向齊芳蕊的位置,說巧不巧,正好在他倆前麵,祈哥左邊。

“應該不會有了,”苟肑歎了口氣,“祈哥有多傲你不是不知道,喜歡的人喜歡他死對頭,這命運也是冇誰了。”

說完齊芳蕊便出現在了教室門口。

紮高的馬尾隨著她的步伐一動一搖的,精緻的臉上冇有一點瑕疵,皮膚吹彈可破,琥珀色的眼眸讓人看著很是可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