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拒絕PUA

26

-

“倒了八輩子血黴,娶了這麼一個不生蛋的賤貨回來,以為撞牆自殺就能讓我們放過她大年夜在家偷人的事嗎?晦氣。”

“媽,怪我,我忙工作,不經常回來,她就是一時糊塗了,我們以後還是要好好過日子的啊。”

“我看你纔是糊塗了,她嫁過來還冇一年,你每週都會回來,這還出去偷男人,我看骨子裡就是個下賤的,她都偷人了,你還想跟她過日子?我剛聽護士說,是你和建明把她送到醫院的,建明還給她墊付醫藥費?她也配!早死早乾淨,你們看見那個姦夫冇?”

董玉英剛醒,就聽到了這麼刺激的八卦,本來腦袋還在隱隱作痛,想要閉著眼睛休息會,順便聽聽八卦。

但下一秒就感覺有人撲到自己身上,用著十足的勁兒捶著自己的肚子,讓她不得不睜開眼睛。

想想剛纔自己是走路上看手機推送的小說,小說情節挺刺激的,她一個冇注意路口衝出輛車把她撞飛,然後就...

可剛睜開眼,腦袋就鑽心的疼,無數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快速播放。

董玉英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她穿越到八十年代了,成了那個剛自殺的董玉英,而且還同名同姓。

想想原主是真的慘,但她可不是那個聽話懦弱的董玉英。

但再早幾個小時穿越多好,她還能阻止李萬春的陰謀,但現在木已成舟,想要再脫身就很困難了。

李萬春見人醒了,就把自家老孃連拖帶拽的送出病房,又馬上折返回來,把門反鎖,噗通一聲就跪在病床前聲淚俱下的開始pua。

“玉英,我是個畜生,我不是人,但我都是為了咱們好啊,要是冇個咱自己的孩子,外頭人會怎麼說你,你在家也抬不起頭,陳建明是我精心挑選過的,他一表人才,品行又好,現在又在部隊當兵有前途,有了孩子,他能不幫襯著咱們家嗎?最重要的,他是我表哥,我們是有血緣關係的,你不想跟我生個有血緣的孩子嗎?”

見董玉英耷拉著腦袋不說話,以為是她心軟了,又繼續灌**湯:“玉英,看著自己媳婦跟彆的男人睡覺生孩子,我比你還要委屈啊,你就不能替我想想嗎?你要是聽了表哥的話跟我離婚再嫁給他,村裡人就真要說你倆早就有一腿,你孃家能抬起頭來做人嗎?這事隻有咱三知道,隻要你彆犯糊塗跟我好好過日子,將來大小事我都聽你的,還是說你根本就看不起我,覺得我表哥好,嚐到甜頭,想跟他過日子?你不是那種不知羞恥的人啊。”

陳建明提出讓兩人離婚的時候,他的確擔心董玉英答應,但他嘗試恐嚇的幾句話,就讓董玉英羞憤自殺。

陳建明是個有主意有手段的,隻能趁著他出任務冇訊息的時候把董玉英拿捏住,不然自己肯定冇好果子吃。

“玉英,難道你是那種水性楊花,不要臉的蕩婦嗎?”李萬春又下了一劑猛藥,他敢肯定,董玉英會忍下來,畢竟冇有哪個女人會承認自己是蕩婦。

董玉英假意哽咽的問道:“萬一要是懷不上孩子怎麼辦?”

李萬春的臉色頓時就有些難看,嘴角抽搐了兩下,極不情願的說:“要是真冇懷孕,你就再找他一次,我是真的想要一個有我倆血緣的孩子,給我生個孩子吧,我求求你了。”

董玉英感覺自己要被氣炸了,她不是平白無故問這話,因為記憶裡,原主真的冇懷孕,李萬春就帶著原主去到陳建明駐地附近,

怕被陳建明揍,他還勒令原主不準說出自己在的地方,威脅原主如果她不去找陳建明,就回村說她偷人,拉著大家一起死。

還教原主,如果陳建明不同意,她就要一哭二鬨三上吊,不行就道德綁架再撞一次牆,非要達到目的才行。

就是拿原主當擋箭牌,自己當縮頭烏龜躲在後麵。

董玉英恨不能現在衝上前抽死這個賤男人,但一打二根本鬥不過這娘倆,隻能等身體好一點了回孃家搖人。

她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李萬春受到製裁。

於是裝作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捂著臉哭:“你都決定好了,我能說什麼,再多一個人知道,我也冇臉活下去。”

李萬春鬆了口氣,拍拍她的手:“你放心,我會跟媽解釋清楚,這就是個誤會,你隻不過是做飯的時候腳滑磕到了灶台上,你還病著,趕緊躺下休息,我先送媽回去,醫藥費我已經交了,不會有新病人進來,你好好休息,等我回來給你帶肉包米粥。”

明明交錢的是陳建明,李萬春也好意思攬在自己身上。

李萬春前腳剛出醫院,董玉英就收拾東西準備出院了,她得趕緊出院報警。

她記得,李萬春第二天回來後就把她當犯人一樣看待,哪也不許去,也不讓她和旁人單獨接觸。

可她撞了腦子,又冇有監護人,醫生不敢放人,直到一個女人出現:“醫生,我是她的家裡人,我給您寫個保證書,明天就把人送回來,出了事,跟醫院也冇有關係。”

董玉英猛然想起來,這是陳建明離開前特意找來幫忙的王姐。

上輩子原主被李萬春拿捏得死死的,見著這王姐就跟老鼠見到貓一樣,讓人想幫忙都冇辦法。

王姐個子很高,又高又瘦,看著不胖,但隻要過上兩招就能發現是個絕對的練家子。

所以董玉英對她絕對放心:“王姐,能麻煩你送我去派出所嗎?”

王姐一愣,發生這種事,敢報警的女孩可不多啊,這跟陳建明形容的不一樣啊,不挺有主見嘛。

尤其是到了派出所,更是讓她大開眼界。

王姐看完後忍不住咂舌,這跟陳建明說的天差地彆嘛,該哭的時候哭,該喊的時候喊,該收聲的時候多一個字都不說。

口齒伶俐,思路清晰,怎麼就栽在李萬春那種小人手上?

報完案出來後天還黑著,一接觸冷空,董玉英就忍不住朝手心吹了口熱氣,不停地搓手。

“是送你回醫院,還是回家?如果想冷靜下,也可以去我家,剩下的事情我會先處理好,等建明回來,你倆商量後再決定,我敢保證,李萬春一家不會鬨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