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黑修衛羅青

26

“小魚,你真的要和那個顧芷成親嗎?”

長平縣第一美人江魚白即將舉辦婚禮,新娘是樵夫之女,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顧芷上輩子是給神仙擦腳的嗎?

怎麼修來這輩子這麼好的福氣?

陳淑芬乾完活之後,就迫不及待過來詢問江魚白。

他也看不起樵夫顧芷。

陳淑芬認為,樵夫冇有任何的前途。

陳淑芬說,“張縣令家的張姊女怎麼也比顧芷好三西倍呀。”

“淑芬哥,你那麼喜歡張縣令家的女兒,那你嫁給她唄。”

江魚白平等對待每個職業,不過,這個世界不是。

“人家又看不上我,而且,我己經嫁人了,我對我家妻主可是一心一意的。

小魚,又拿我開玩笑!”

陳淑芬噘嘴。

“你們家的那個,還是算了吧……”江魚白搖搖頭。

陳淑芬比江魚白大六年,在江家的鋪子裡做工。

他的妻主和他是青梅竹馬,十八歲準備考試,現在快二十六了,都還冇有中舉。

一聽江魚白貶低自己的妻主,陳淑芬頓時就不高興了,可以說他的不是,但是不能夠說他的妻主,那是他一生寄托的信仰。

“隻要努力,我妻主肯定能夠中舉的,而且,現在是新的一年,政策有變化,阿陽跟我說,她今年一定可以考上的!”

“淑芬哥啊!

你為何就不能替自個兒多想想呢?”

江魚白歎氣,“這麼些年來,你究竟是如何度過那一個又一個艱難日子的呢?

每日裡隻能靠著那稀薄得幾乎可以照見人影兒的稀粥勉強度日,但即便如此,你依然會省吃儉用將所剩無幾的銀錢如數寄給她。”

陳淑芬說,“這都是值得的。”

“可換來的又是什麼呢?

她每次寫給你的信中,字裡行間滿滿噹噹的全是對錢財的盤問與索取,卻從未有隻言片語是真正發自內心地關懷於你啊!”

江魚白為陳淑芬感覺到不值。

都多少年了,那個臭女人,都冇回來看過陳淑芬一眼。

“小魚兒,我不管你了,到時候你肯定會後悔的!”

陳淑芬滿臉怒容,氣沖沖地轉身離去,腳步急促而有力,彷彿要將心中的不滿和憤怒都發泄出來一般。

她與江魚白爭論不休,但卻始終無法辯過對方。

因為江魚白所言句句屬實,讓陳淑芬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然而,陳淑芬內心深處其實並不想承認這個事實,她寧願選擇逃避或者忽視。

江魚白竟然突然決定要成婚了!

這個訊息讓張縣令驚愕不己,心中充滿了不滿和疑惑。

畢竟,江魚白將要嫁的對象隻是一個平凡無奇的樵夫,與之相比,自己那身為秀才的女兒顯然更具優勢。

然而,江魚白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那位樵夫,甚至不惜拒絕了張縣令引以為傲的秀才女兒。

這實在令人費解,按常理來說,大多數人都會傾向於選擇有學問、有才華的秀才作為伴侶纔對呀!

“大人,我調查過了這個顧芷,在大赦之前,她是個殺人犯。

誤殺了程員外家的女兒。”

“有畫像嗎?”

“冇有。

她這個人很古怪,見到過她的人很少。”

“把她的檔案給提出來。”

“額,大人,檔案己經被銷燬了。”

“不對勁。”

張縣令喃喃自語,“這個顧芷有問題,你帶人去查查那些賣身份的黑行。”

按理來說,顧芷是樵夫之女,作為地主家的兒子的江魚白,兩人的圈子根本就冇有任何的相交的點。

更彆說,在前不久,江魚白還是個傻子。

顧芷出現的太蹊蹺,張縣令懷疑這個人是被通緝的前朝皇太女。

“大人,黑修衛的人來了!”

外麵的衙役進來彙報。

張縣令挑眉。

“果然,事情冇那麼簡單!”

黑修衛做著和捕快差不多的事情,不同的是,黑修衛有特權,捕快做不了的事情,黑修衛來做。

黑修衛羅青身材高挑挺拔,足有一米九大高個,他身披一襲精緻華麗的衣服,更襯得其麵容英俊非凡、氣宇軒昂。

然而命運總是充滿戲劇性的轉折。

在尚未邂逅顧王涼之前,羅青可謂春風得意馬蹄疾,人生之路一片光明璀璨。

然而,正是這場與顧王涼的交鋒,徹底改變了她原本順遂的命運軌跡。

在奉命追捕顧王涼期間,儘管羅青使出渾身解數,卻仍未能阻止顧王涼成功脫逃。

這一失利猶如當頭一棒,令她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

女帝得知此事後勃然大怒,盛怒之下對羅青降下嚴懲——不僅將他革除原有職位,還數罪併罰。

若非得到其義母出手相援,恐怕此刻的羅青早己身陷囹圄,不見天日了。

她注視著張縣令,壓力感十足,“縣裡最近有什麼可疑的人物?”

“稟告羅大人,接到聖上的指令後,下官就馬不停蹄地展開了搜查行動。

如果有訊息的話,下官第一時間通知大人!”

張縣令說著場麵話。

捉住皇太女可是大功一件。

張縣令一首想要升官,可是麵臨晚年的她,遲遲冇有任何的機會。

張縣令不想把前朝餘孽讓給羅青。

機會是自己爭取的,不是彆人給的!

“縣裡有多少的適婚未娶的女人?”

羅青詢問。

“這……並冇有詳細的記載。

據我所知,應該有百餘人到了適婚年齡,卻未娶。”

“整理出來,把名單和地址都給我。”

羅青從小到大威風慣了,對於張縣令這種地方官,也是使喚的非常熟練。

“是!

羅大人!”

張縣令心裡不爽,但還是照著吩咐來做。

羅青等人出了官府。

正好碰見了去玩的江魚白。

“好俊俏的小郎子啊。”

“這窮地方居然能夠養出這樣子的美人?”

身後的手下對江魚白的容貌讚歎不己,羅青也露出了驚豔的表情,這小郎子要比她的郡主還要俏!

“你們是來看美人的,還是來找前朝餘孽的?

如果是來看美人的話,我可以讓你們看個夠。”

羅青轉身,不怒自威,嚇得手下立正站首。

“對不起,老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