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更加寒冷,章茗出醫院被冷風吹灌時感覺尤其強烈。

手術結束的有點晚,出來時天上已經飄起了稀稀落落的雪花,章茗站在醫院門口看著空中飄著的雪花發起了呆。

口袋裡突然地震動打斷了章茗的放空,猜到資訊內容,她張大口撥出一股熱氣將飛至眼前的雪花團吹散。

冷風吹亂了她的髮絲,可能是非同以往的寒冷,章茗覺得這座城市有些陌生。

在又一次震動後她掏出手機認真回覆。

一年又一年過去,章茗的父母擔心自己女兒說過的不婚成為事實,在其二十八歲生日過後便馬不停蹄的安排各種相親。

章茗拒絕了五次,攪黃了三次,這次看著父母不容商量的口吻更加頭疼,她覺得自己像是一份被精心準備的物品,時機成熟就必須交給一位符合條件的保管者,而準備者十分具有道德感,逾期便覺得於自己責任受到嚴重損害。

父母的決定是一座巨山,無法移動,不容改變。

章茗歎了口氣收起手機快步回住處,第二天的相親她還是得去一趟,慶幸的是她早就搬出來住,不必在這種局麵下直接麵對父母,相比較父母還是不相熟的相親對象好應付。

第二天早上,突兀的鈴聲將章茗吵醒,她閉著眼睛摸索著床邊的手機,按下接聽。

“冇呢,還冇起。”

“下週吧,下週我調休,回去之前給你們發訊息。”

“行我知道了,是林叔叔家孩子是吧。”

“還冇,待會加,叫什麼名字來著?”

“知道了。”

很快沉默下來,章茗先一步掛斷電話。

確實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陣子她和父母無法進行過多交流,下一句就會吵起來。

起身簡單的洗漱後,章茗隨意搭了一身,坐在客廳等待通過好友驗證。

等待過程中,家裡的小黑貓過來蹭了蹭她的小腿喵了兩聲,章茗剛俯身準備摸一摸,手機叮咚一聲,她恢複原來姿勢拿起手機,螢幕顯示驗證已通過。

章茗點開聊天框開門見山確定見麵地點。

黑貓見主人無心於它,準備回去接著睡,看著黑貓折返,確定完畢的章茗一把抱起黑貓猛吸,最後忍不住咬了一口,然後麵無表情的將黑貓丟下,轉身平靜離開。

車子停在某公園,章茗早到了半小時,她打算先四處轉轉呼吸新鮮空氣。

散步到河邊,章茗坐在長凳上數著河裡的錦鯉,忽然聽到越來越近的爭吵聲。

“我說怎麼越來越冷淡呢,熱情都給彆人了呀。”女人聲音冷冷帶著陰陽怪氣。

“他隻是我同事。”迴應的是另一個女人的聲音。

章茗覺得有些驚奇,站起身去瞧熱鬨,入眼是一個穿著駝色大衣,捲髮披散,身材高挑的背影,那背影傳來聲音:“同事?現在的同事不僅關係親密還幫忙解決生理問題啊。”

“你在胡說什麼,我最煩你這樣瞎猜疑。”另一個女人有些惱羞成怒的意味。

章茗順著聲音去看那人,隻能依稀看見是個頭髮半紮的女人。

“你要和彆人相親相愛早就應該滾,昨天相親,今天開房,是不是打算結婚生子才告訴我?現在還在這扯些有的冇的,非要我把證據甩你臉上是吧。”

“葉清清你還好意思說我,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今天回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我都二十七了,你也已經三十了,大家不都玩玩,到年紀該成家了,難不成真要和女人在一起一輩子。到最後都是要結婚的,及時行樂就好,彆太當真。”

叫葉清清的女人冷哼一聲,爆了個粗口:“彆把我跟你混為一談,這兩年算我喂狗了,真夠噁心,滾。”女人似乎不願再多費口舌,轉身往章茗這個方向走來。

章茗看到女人過來趕緊坐下假裝低頭玩手機。

察覺到女人經過她時停留的視線,章茗連忙把頭壓的更低,畢竟偷聽彆人**不是一件有素質的事。

等女人走遠章茗纔敢抬頭,剛纔緊張的氣氛讓她不敢大口呼吸,現在放鬆下來似乎聞到了空氣中殘留的味道,是玫瑰混著淡淡的菸草味。

驟然在清新空氣中聞到煙味讓章茗有些不舒服,想到時常在一些場所無法避免的二手菸,她有些生理不適。

小插曲過去章茗想起了自己的正事。

趕過去的她還未走近就看見約定處站著一個高個男生,他似乎也看到了章茗,招起了手。

她也擺了擺手以示迴應。

和不熟的人聊天是個漫長的過程,像是把時間無限拉長,感覺無限放大,任何一項細微的動作都能帶給人微妙的情緒,比如尷尬。

“好久冇見了小茗妹妹。”男人等章茗走近笑著開口。

他們其實冇很熟吧。

章茗隻記得她和林豪很小的時候玩過一次,除此冇有其他的記憶,不然她也不會連這人名字都不記得。

“對的,大概有十多年了吧,等很久了吧林豪哥。”章茗對他喊的稱謂有些不適但還是微笑迴應。

“冇有冇有,我也纔剛到。”

短暫的沉默,章茗尷尬的小情緒正要露頭時,林豪開口提議找個地方解決午餐問題。

章茗點了點頭附和,掏出手機準備就近搜個餐廳,林豪看出她想法,開口道:“為了感謝小茗妹妹的招待,吃飯就由我安排吧,我已經在附近預定好餐廳了。”

林豪見章茗有些猶豫又說道:“走吧,開車導航過去就行,我車就在附近。”

章茗見狀也不好拒絕:“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你第一次來這個城市還讓你安排吃飯是我招待不週,待會結賬你可彆跟我搶。”

“跟我這麼客氣啊,占了醫生寶貴的休息時間就該讓我請客謝罪。”

章茗被他逗笑,暫時不再多說什麼。

“小茗妹妹我們到了。”

章茗聽到男人說話就立刻下了車,看著眼前需要提前預約的高檔餐廳,她開始思考接下來該如何應付。

入座,林豪體貼的為她拉開了凳子,將菜單遞了過來,詢問她的喜好忌口。

章茗被眼前人的動作搞得有些不自在,她抬眼笑笑:“按照林豪哥喜好就行,我冇什麼忌口。”把菜單又遞迴去,林豪還想多說幾句,章茗直接將菜單塞進他的懷裡。

點完了菜,林豪開□□躍氣氛:“我當初還以為小茗妹妹會和我一樣出國呢,聽說伯父伯母當時出國的相關手續都準備好了,但冇想到小茗妹妹留在了國內還選擇了讓人出乎意料的專業。”

“我挺喜歡醫學的,留在國內也挺好。”章茗想到了什麼微微皺了下眉,冇有多做解釋。

林豪接過話頭:“從伯父伯母那聽說過,小茗妹妹學業努力,工作上也是,這麼年輕的主任,以後還需要小茗妹妹你多關照呢。”

章茗解釋:“隻是副主任醫師,在醫院算不上厲害。”

“哈哈,對對,是我表達不當,不過小茗妹妹當主任隻是遲早的問題。”林豪似乎對章茗很自信。

章茗隻笑著在後麵接了句吉祥話:“有幫的上的我一定幫,無病無災是最好。”

林豪開口又說了些,章茗也有一句冇一句的迴應,終於等到上菜時安靜了些。

章茗專心吃著眼前的飯菜,不想再多出一點能聊起來的空隙。

滴答滴答,是高跟踩在地上發出的聲音。

安靜的餐廳裡滴答聲越來越近,章茗好奇,小幅度去看,隻看到綴滿細鑽的白色高跟,它們屬於一雙修長挺拔的腿,長腿白皙透亮,與閃爍的鑽石交相輝映,讓她有些分不清到底是鑽更閃還是人更白。

章茗順著鞋往上看,暗紅色的裙襬隨著步伐飄蕩,將曼妙的身材緊緊包裹,像一朵將開未開的黑巴克,那朵黑巴克停落在她斜對麵的位置上,滴答聲戛然而止。

章茗抬眼,落入一雙黑漆漆的眼眸。

是早上吵架的女主。

女人的眼睛像一口深不見底的黑井,看不到多餘的情緒。

她也太漂亮了吧,章茗此刻唯一的感受。

精緻的眉眼帶著疏離感,高挑的鼻讓她的美有些攻擊性,鮮豔飽滿的唇又透露些許性感,這些通通被流暢的輪廓糅合在一起,夾雜著成熟的氣質,讓人移不開眼。

女人似乎隻是無意往這看了眼,章茗卻被美愣了好幾秒,後知後覺尷尬錯過眼。

林豪察覺章茗的異樣,以為是飯菜不合口,開口詢問:“哪道菜吃不習慣?”

章茗搖搖頭:“冇有,味道都很好,對了,還冇問林豪哥工作如何呢,是在林叔叔手下幫忙嗎。”

“我想自己闖闖,畢業後一直在國外上班,最近職位調動纔回國。”

章茗突然想起她母親好像提過這茬,但很可惜她冇在這之前想起來。

“這樣啊。”匆匆結束話題,又覺得不太禮貌,章茗在後麵誇了句讚美的話,說話的時候不小心瞟向了漂亮女人的方向,不知什麼時候女人對麵坐了箇中年男人,將章茗的視線擋的嚴嚴實實。

章茗覺得她跟這個漂亮女人很有緣分,好奇心讓她產生了過多的探究,章茗收回視線,認真吃飯,她停止了這份探究。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