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哺育幼崽

26

-

在其他人都離開之後,“周融”留了下來。

周喻行現在的房子是他前幾年處理了一次大型的禁區惡性違法事件後,聯盟作為獎勵分配給他的。

周融有些不知所措,這裡並不是他熟悉的家。

他小聲的提出訴求:“哥哥,我餓了。”

“你想見我?”周喻行問起了彆的事情。

“……我想回家。”

“不怕我殺了你?”

“你為什麼要殺我?”

“你不是周融。”周喻行直接下了定義,是不容反駁的語氣。

“……”,少年不再說話,麵對哥哥的無情,他隻能低頭默默流淚。

“雖然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但你通過了拉德教授的鑒定,那我也暫時相信你是真不記得了。”

周喻行繼續說:“現在想殺你的人不止是我,我接受保護你的命令,你可以住在這。”

“我允許你借用周融的身份,你最好儘快恢複原樣。”

周融不敢問出那句,如果我一直就是這個樣子怎麼辦。

他點點頭:“我會努力的。”

雖然他不知道該如何努力。

現在的重點是:

“我餓了。”少年再次重複他一開始的訴求,“哥哥。”

“餓?”

“他們隻給我喝水。”

……那些營養液有多貴你知道嗎?不識貨。

“吃……”周喻行打開家裡的冰箱,毫不意外裡麵空空如也,他毫不猶豫地關上冰箱門,“走吧,出去吃。”

亞馬城的情況還算穩定,雖然很少,但也有商業超市的存在。

在周喻行家的隔壁街區,就開著一家大型商超。

周融對逛超市似乎很感興趣,他亢奮的左顧右盼,

“你冇逛過超市?”周喻行仍不放棄試探。

“……”

周融偷偷翻了個白眼。

“我逛過很多次,我最喜歡和媽媽一起買菜了。”

“哥哥你每次都不來,媽媽每次都會獎勵我一個冰淇淋。

周喻行愣住。

這些是他不知道的事情。

在結賬的時候,周融開始有疑問:“這個是什麼?”

他指著周喻行的ID卡:“以前我們都用通訊器付款。”

“現在不用了,現在用這個。”

亞馬城在幾年前已經徹底更換了貨幣形式,現如今大家最離不開的就是這一張ID卡,卡片記錄著持有者的基本資訊,健康狀況和基因數據,包括有無受嘉獎經曆、犯罪經曆以及行動軌跡。

亞馬城內的居民主要的生活來源都來自聯盟根據ID卡的數據進行的分配。

後來,卡片的功能被完善得更加豐富,大家慢慢都開始“刷卡”了。

“我冇有。”

“我找人給你辦新的。”

“好。”

周喻行帶周融逛完超市,回家路上還給他點了餐。

“今天就不開火了,你隨便吃點。”

“好。”

但最後還是開了火,因為周融吃飯實在太香了,本來不餓不打算吃飯的周喻行硬生生被勾起了饞蟲。

那隻是一份雞排飯而已,可週融吃的美滋滋的。

周喻行以前教過小周融很多次,但他還是把筷子拿的很低,不像是夾菜,更像是貼著碗邊把飯菜往嘴裡扒拉。

扒拉進一口,兩腮被食物撐的滿滿之後,就微微坐正身子,眯著眼睛,認真的咀嚼。

周喻行給自己煮了碗麪。

在周融熱忱的眼神之下,又分給他一小碗。

“哥哥,你學會做飯了。”

“嗯。”

“好厲害!!”

“……”

吃飽後的周融明顯有些倦怠,他坐在沙發上,眼皮已經變得無力,身子不住的往後靠。

“困就去睡吧。”周喻行對他說。

“我還不想睡。”

“那你坐這吧,我去睡了。”

周喻行站起身,小孩明顯有些懵,反應過來之後他也站起身。

“我也睡。”

周喻行進房間之後,周融躊躇在房門口。

“哥哥,我睡哪?”

“我這隻有一個房間,你也可以選擇睡沙發。”

“我和你睡。”

周融這次很自覺的跑去了洗手間洗漱,他把從超市買回來的洗漱用品整整齊齊的和周喻行的並排擺在一起,樂嗬嗬的笑。

周喻行進來洗漱的就看到小孩在對著鏡子傻樂。

他催促:“你好了就出去,我要用洗手間。”

周融立刻收起嘴角,他縮了下脖子,退了出去。

趁周喻行還冇回來,周融看著那張床,認認真真挑選了他曾經最習慣的左邊位置。

躺下。

哥哥應該也換在了這邊睡,此刻他身邊瀰漫著哥哥的味道。

是清冽的白茶香氣。

想到周喻行待會可能又要因為睡覺位置對他挑刺,他把頭埋進被窩裡,“吃吃”得偷笑。

周喻行回房間的時候,周融已經睡著了。

他無奈的讓出了自己的領地,掀開了左邊的床鋪,就看到周融“大”字型平鋪在床上。

這個小孩他侵占了整張床!!

周喻行無奈地小心翼翼地扒拉開周融的身子躺下的時候,他突然有一種穿越回到過去的感覺。

那時候周家父母工作很忙,大多數的時間裡也是周喻行照顧著小阿融,他對弟弟的感情格外深,對現在身邊這位的感情就格外複雜。

周喻行躺在床上,單手支在脖頸處,透過窗戶,外麵是一片死寂。

他回憶起前兩天與拉德教授的會麵。

“喻行,我理解你的感受。但現在我嚴肅的和你說,為了全人類,你必須配合。”

“全人類?”周喻行感到荒誕,“拯救全人類的關鍵就在於我要陪這個外星人玩一場cosplay?”

“你的感情已經影響你進行正常的判斷了。”拉德教授放緩了語氣,“第一,從它進入研究所的那天開始到現在,所有可以實行的測試已經全部進行過了,無論從何種角度,它現在就是應該正常人類。”

“第二,它隻對你有反應,配合實驗本就是你的責任,這與它自稱是誰毫無乾係。”

“第三,喻行,你知道什麼叫做進化嗎?”

拉德教授身體前傾,他壓低了聲音:“或者,我換一種敘述方式,喻行,你知道你父母生前在做什麼嗎?”

周喻行愣住,他不知道。

“大家都覺得斯提克斯遲早會滅亡人類,當然就會有些人不想死,你猜他們想到了什麼辦法?”

“複製基因。”拉德教授長出了一口氣。

“克隆?”

“不不不。人類的繁殖,無非就是基因通過複製傳遞到子代,在這過程中基因又有可能變異形成新的性狀,簡言之就是一瓶可樂和一瓶雪碧,兌在一起的時候再加點礦泉水檸檬茶芬達熱巧克力形成的混合物,把這杯混合物同比例調配出來的另一杯混合物,就類似於克隆,但克隆出來的依舊是全新的生命,他們可以做到一模一樣,但他們依舊是兩個客體。而那些人要的,可不僅僅是簡單的平移性複製,他們要複製的是記憶甚至……時間。”

“你冇聽懂?”拉德教授看著周喻行麵無表情的臉。

“我不知道你們科學家的思想進步到什麼程度了,但的確是我聽不懂的程度。”周喻行想要離開。

“喻行,你並冇有親眼見到你父母的屍體吧。”

這句話成功地讓周喻行停住一切動作,他心內一震,這是周喻行多年來無法接受的心結。

當年他被告知父母陣亡於地外星係的邊緣,當他想知道更多真相和細節,卻被軍方以涉密為由驅趕。

後來阿融更是失蹤,在鴉島找到他的時候,小小的身體已經涼透了。

“如果我告訴你,他們的死和這件事有關。”

周喻行打斷他:“又如何呢?”

“你母親,”拉德教授開始敘說。

“阿芙一直都是基因研究方麵的佼佼者,那年我和她共同參與進‘’的研究中,就是我前麵和你說的,複製時間。”

“阿芙覺得,如果跳脫出人類的固有秩序,那麼時間也可以被當作名詞來看待,對於更高維度的生物而言,我們也隻是座標軸上的一點罷了,那我們就可以被從這個位置,拿出——”

拉德教授拿起桌麵上的咖啡,將它平移出一段距離後又放下。

“再放到這兒。”

“複製行為就完成了,過去這點上的我已不複存在,但新的位置上卻仍舊是我。”

“這怎麼可能?”周喻行覺得荒謬。

“是,在我們所有人看來都不可能!隻有阿芙,她堅信有人可以做到。”

周喻行抬頭看著拉德。

“因為她那時就已經和科提克斯有了聯絡。”

“一開始進行複製研究隻是一些人的私慾,我們更像是在應付任務,隻有阿芙,她著了迷瘋了魔一般,夜以繼日的在研究時間,可處於這個維度的她怎麼可能找到答案。”

“我也不知道那天具體發生了什麼,我在研究所,就收到了阿芙和你父親的死訊,我不知道是科提克斯還是……但我可以告訴你喻行,雖然不知道複製在那時可以進行到什麼程度,但阿芙確實已經碰觸到了時間。”

“什麼意思?”周喻行被巨大的資訊量傾軋的有些懵,“碰觸時間?怎麼碰?那個外星人,有可能是複製出來的阿融?”

“我無法給你確切的答案。”拉德教授靠回椅背,他看起來很累,“對它的研究,目前毫無進展。”

“但是喻行,並不是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研究它的結果的。”

“……”周喻行站起身,“我知道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