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

被實力強大的大秦太子盯著,蓋聶心中可冇有半點畏懼。

他劍心純粹,外界紛擾很難影響得了他。

……

神農大山外。

一道身穿藍色衣袍的男子腳踏飛劍而過,可忽然,他看到大山深處有著濃煙飄忽。

“莫非有什麼事情發生不成,本座倒要去看看。”

他,海外萬劍宗宗主,柳太白。

金榜出世,柳太白立刻奔赴九州大陸。與少林掃地僧交手之後,便開始在九州大陸遊曆。畢竟萬劍宗在海外已經是地位超然的門派,所以他才能夠心安理得的在外麵遊蕩。

與少林掃地僧交手,柳太白也覺得有了幾分收穫。

如今看到神農大山內濃煙滾滾,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思。冇有半點猶豫,腳下飛劍一轉,直接朝著墨家機關城的位置飛馳而去。

……

“你天賦很高,如果不是天道金榜有著歲數限製,你登上前五毫無壓力。”

嬴子夜給出這種評價,已經是極高的了。

要知道能夠登上天道金榜前五的,除了他和身經百戰的常山趙子龍以外,剩下三名可都是天下頂尖武學門派的指定傳人。

蓋聶雖然出身鬼穀學派,可身為大秦五絕之一的鬼穀子,放眼整片九州大陸……可算不上什麼絕頂高手。

從一箇中等偏上門派走出,卻又擁有如此絕佳的武道天賦和實力,蓋聶的確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劍道奇才。

可惜……

他選擇叛逃大秦,自己走了一條嚮往自由的思路。

“多謝太子殿下謬讚,不過主動離開大秦,蓋聶從來都冇有後悔過。”

蓋聶神色平靜的說道。

“你嚮往的絕對自由是不存在的,九州大陸超級帝國林立,大戰隨時會爆發。你的劍雖然強,可擋不住天下大勢。”

嬴子夜一針見血的說道。

彆說是蓋聶,就算是他也做不到這一點。

不過,嬴子夜卻與對方有著相同的野望。

“蓋聶的劍雖然不強,但是蓋聶有著一顆不斷變強的心。隻要一直進步下去,遲早有一天,蓋聶會成為天下最強之劍!”

麵對著氣勢如山嶽般的大秦太子,蓋聶也不曾有半點動搖,他的心性就如同他手中的淵虹劍一樣直。

“嘿嘿……這小子說話倒是挺囂張的。不過這個性格,本座很欣賞!就是不知道這小子實力怎麼樣……”

墨家城門樓上,柳太白無聲無息的降落。看到眼前蓋聶的表現,他很明顯是動了興趣。

“本太子給你一劍的機會,施展一下你的絕學——百步飛劍。”

嬴子夜仍舊神色冰冷,不過他卻悄悄的往右前方看了一眼。對麵的城門樓上,有著一股很恐怖的氣息。不出意外的話,對方與他一樣,也是陸地神仙境界的高手。

就是不知道對方是哪個勢力的……

難不成鬼穀學派還有隱藏的老劍仙?

不可能!

倘若有,大秦想要統一中原之地,豈能那麼順利?

蓋聶未曾有半點猶豫,他知道在如此情況下,他隻有全力出手才行。

就算此生隻剩下一劍的光華,他也要燃儘生命去綻放!

百步飛劍屬於縱橫之劍中的橫劍,也是橫劍的最強劍數!

縱橫之劍,是當年第一代鬼穀子所創的劍術。以天地之道,分為縱劍與橫劍。

橫劍攻於計,以求其利,是為捭。

縱劍攻於勢,以求其實,是為闔。

捭闔者,天地之道。

而百步飛劍,是鬼穀縱橫劍法中縱劍術至高的必殺之劍,號稱“一刃斷喉,百步飛劍”。

嬴子夜隱隱有些期待,傳說中的必殺之劍又有多強呢?

蓋聶知道自己無路可退,將全部心神寄托在手中的淵虹劍中。

彷彿察覺到了主人一往無前的悲壯,劍身輕吟,旋即閃過三分光華。

蓋聶將渾身內力灌注其上,身形挪移之間,淵虹劍脫手而出。

這一劍,彷彿擁有了自己的靈魂!

“這……”

城門樓上正笑嘻嘻的柳太白看到這一劍,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突兀的驚駭神色。

“化劍為勢,人劍合一!”

“這小子纔剛過三十歲,就已經達到了人劍合一的境界!哪怕是打孃胎裡練劍,劍道感悟也不會如此恐怖吧?”

柳太白頓時就動心了。

他本來隻是來看熱鬨的,誰曾想發現瞭如此劍道奇才!

想要在劍之一道上突破,成為陸地劍仙。其中有著一個很關鍵的條件,劍道感悟必須得達到人劍合一的狀態!

柳白覺得自己的天賦已經足夠妖孽了,可是他也是年近花甲才踏入的人劍合一。接近古稀之年,他終於打破桎梏,成為了陸地劍仙。

可即便是如此,他也是萬劍宗有史以來最為強大的天才。

雖然眼前這小子隻有天人初期的實力,但是突破修為境界並不是什麼難事。隻要潛下心去做好修煉的水磨功夫,境界遲早都會上去的,難的是道的突破。

而蓋聶,就屬於那一類在道的突破上有著絕佳天賦的頂級天才!

嬴子夜看著飛來的淵紅劍,麵色不改。

他緩緩伸出了兩根手指,看的柳太白都直皺眉。他壓根冇查探到那個黑衣年輕人的氣息,看樣子對方應該專門修煉了某種法門。

要不然的話,憑藉他陸地劍仙級彆的感知力,絕對能……

“什麼!”

柳太白剛在腦海中想著探查對方的力量,忽然之間,他直接失聲驚叫了起來。

他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對方身體中內力的醇厚程度跟他是一個級彆的!

開什麼玩笑?

這小子看上去也就剛十八歲而已。

十八歲的陸地神仙!

這應該重新整理了九州大陸的修煉記錄吧!

柳太白隻覺得自己的腦瓜子嗡嗡作響,誰能想到……神農大山內,竟然藏著如此二位臥龍鳳雛。

出現一個三十歲就踏入人劍合一境界的劍道天才也就算了,如今又來了個十八歲的陸地神仙……

柳太白彷彿聽到有人在自己的耳邊說道。

宗主大人,時代變了……

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柳太白忍不住在心中犯怵。

能夠調教出一個十八歲的陸地神仙,他的師尊又會有多恐怖呢?

一時之間,柳太白隻覺得腳下這片大地,比他想象中的複雜多了。

九州大陸底蘊太足,他有些把握不住啊。

渾厚的內力轟擊而出,嬴子夜不費吹灰之力,輕鬆的夾住了飛襲而來的淵虹劍。

看到自己的最強一劍,被對方兩根手指夾住。

蓋聶心性就算是再為強悍,此刻也忍不住有那麼一刹那的失神。不過,那也隻是一刹那而已。一個呼吸的功夫,蓋聶就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目光堅定的望著麵前的大秦太子。

“這百步飛劍……倒是不錯。”

嬴子夜滿意的點了點頭。

能夠被稱為鬼穀縱劍的最強殺招,確實是有點東西的。

不過……想對付他還遠遠不夠。

柳太白看到蓋聶瞬息之間就調整好了心態,他的眼睛都快發光了。如此好的人才,要是被他挖去萬劍宗。相信用不了三十年,萬劍宗可就擁有兩位陸地劍仙級彆的存在了!

到那時候,他們師傅二人一起暴揍山林那個老禿驢,豈不是痛快的很?

“本太子隻會給你一劍的機會,你錯就錯在不應該背叛大秦。既然犯了錯,那就去死吧!”

嬴子夜隨手一揮,一道綠色的劍氣直接朝著蓋聶眉心處殺去!

“嘭!”

一道藍色劍氣憑空而出,與綠色劍氣對撞。

嬴子夜心頭微微一沉。

果然……

那個傢夥還是見才心切,忍不住出手了嗎?

“道友請慢,能否給老夫幾分薄麵。這位少俠乃百年都難得一遇的劍道奇才,老夫想收他當關門弟子。老夫保證,他以後絕對不會用劍指著大秦的任何一人!還望道友給老夫這個機會!”

柳太白瞬間出現在蓋聶身前,就像母雞護雞仔似的,死死的將對方保護住,生怕嬴子夜突然之間痛下殺手。

“你是誰?”

嬴子夜察覺到了對方的不簡單。

“萬劍宗宗主,柳太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