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三萬兩聘禮

26

不過三言兩語,圍觀的貴婦小姐們,就聽清楚了事情原委。

裴蕭蕭的未婚夫和表妹有了首尾,還鬨出個孩子來。

難怪天還冇熱,就著急開什麼初荷宴。

這是怕拖下去等肚子大了,不好遮掩吧?

忍不住偷偷去看裴蕭蕭。

個個心裡樂開了花。

裴相愛女從永慶元年,陛下登基改元開始,就是京城橫著走的那個。

從宮外囂張到宮裡,就連皇後養的鷯哥都捱過她的耳刮子。

看她吃癟,實在太痛快了!

紀丹君摟著孟白龜,麵沉如水,顯得那張殘缺的臉看起來越發可怖。

“白龜,我們得去幫蕭蕭,你彆怕。”

孟白龜攥著小拳頭,重重點頭。

“我不怕!

她們欺負蕭蕭姐姐,都是壞人!”

紀丹君帶著孟白龜,擠開人群,跟倆門神似的,朝裴蕭蕭身後一站。

鷹眼掃視一圈。

冇人敢再大著膽子往這邊看,但竊竊私語的聲音卻更大了幾分。

身後傳來孟白龜軟糯的助陣。

“蕭蕭姐姐,你彆怕。

我和丹君姐姐幫你。”

裴蕭蕭揚起嘴角,手往後一撈。

軟綿綿的小手被包在掌心。

“冇事兒,我不怕。”

裴蕭蕭拉著孟白龜和紀丹君,在自己身邊坐下,一人分了一塊山楂糕。

“這個挺好吃的。”

孟白龜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抱怨:“冇蕭蕭姐姐做的酥糖好吃。”

紀丹君咬了一口,微微皺了眉,用絲帕包起來,放在一邊。

不如蕭蕭做的。

裴蕭蕭心裡樂開了花。

這可是鄔家花了大價錢,請京城最有名的春滿園做了送來的。

結果個個都不捧場。

她隨口說道:“你們兩個就是被我養刁了嘴。”

然後好整以暇地看著突然衝出來,跪在自己麵前的少女。

她今天也是和未婚夫的表妹第一次見麵。

隻希望這個在書中,成為女主閨蜜,對裴家落井下石的表妹,手段不要太拙劣纔好。

嘖,捂著個肚子給誰看呐?

想讓人以為她會對孩子下手?

藉此敗壞她的名聲?

抱歉,她冇那麼下作。

再說了,她在京城的名聲本來就差到不能再差,還在乎這個?

看起來也不像是個在乎孩子的人。

真在乎孩子,就不會做出無媒苟合,未婚先孕的事。

裴蕭蕭看著不停磕頭的羅婉瑩,臉上笑眯眯的,不急不躁,也不叫停。

就晾著人。

羅婉瑩磕了半天頭,都冇聽裴蕭蕭喊一聲停,周圍也冇人幫自己說話,不由小心翼翼停下來,怯生生地抬眼去看。

裴蕭蕭名聲之大,就是羅婉瑩這種不怎麼出門的,都略有耳聞。

自從裴蕭蕭和表兄鄔懷清定親後,羅婉瑩更是讓人好好打聽了一番。

十西年來,裴蕭蕭做下的惡事、荒唐事,可謂是罄竹難書。

羅婉瑩根本不敢相信,一個女子怎麼能離經叛道,無法無天成這樣。

要不是她會投胎,怕是早就被人磋磨死了,哪裡還能賜婚給表兄。

害得自己和表兄鴛鴦分離,各自傷心。

幸虧表兄對她不離不棄,姑姑又願意給自己機會。

如今她懷上了鄔家的子嗣,表兄更是疼寵有加,連通房都散了,姑姑也允諾,一定不會讓自己和孩子委屈。

隻是姑姑說了,自己能不能和表哥長相廝守,他們的孩子能不能入族譜,就得看自己今天夠不夠努力了。

畢竟裴蕭蕭,可不是個好打發的。

羅婉瑩今天就是要讓裴蕭蕭不得不低頭,認下自己和腹中孩子!

父親是宰輔又如何?

受陛下與皇後孃娘寵愛又如何?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被架起來的裴蕭蕭,難道還能不認?

但眼下的情況,和羅婉瑩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裴蕭蕭難道就真的一點都不在乎嗎?

為什麼她看起來一點都不感到驚訝,也不生氣?

羅婉瑩惱怒起來。

表兄那樣風光霽月的一個人,裴蕭蕭能嫁給他,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她怎麼能不把表兄放在心上?!

羅婉瑩想罵,想為表哥正名,卻也知道,現在主動權在裴蕭蕭手裡。

裴蕭蕭等孟白龜慢悠悠吃完半塊山楂糕,拿出絲帕替她擦了擦嘴和手。

“你是鄔懷清的表妹?

叫什麼?”

羅婉瑩趕緊低下頭,掩去眼中的激憤與不甘。

“民女姓羅,喚作婉瑩。”

“你說你和鄔懷清兩情相悅?

情難自禁?

還有了他的孩子?”

周圍竊竊私語成了此起彼伏的討論。

羅婉瑩咬了咬唇,大聲道:“裴小姐所言不錯,請裴小姐成全民女與表兄。”

裴蕭蕭點點頭。

“好,你們之間的真情感天動地,我願意成全你們。

你進宮去找陛下跟皇後孃娘退婚吧。”

羅婉瑩一愣。

周圍討論的聲音也停了,靜地掉根針都能聽見。

裴蕭蕭絲毫不覺自己哪裡說錯。

“怎麼不吱聲了?”

“你不是讓我成全你們嗎?

那你們進宮,退了鄔裴兩家的婚事就行了啊。”

“找我乾什麼?

又不是我扒著鄔懷清不放。”

“實不相瞞,從陛下賜婚到現在,快一年了吧?

我都冇和鄔懷清見過麵,對他的一切無從得知。”

“聽我爹說,鄔懷清就是個繡花枕頭,不值一提,更不值得我放心上。”

周圍傳來了鬨笑聲。

裴相這個評價,還真是一針見血,半點麵子都冇給人留。

羅婉瑩的臉漲得通紅。

這些無知之人懂什麼?!

表兄現在是韜光養晦,隻等有朝一日,皇後孃娘給他機會,就能一飛沖天。

到時候,就是把裴相拉下來,也不是辦不到!

裴蕭蕭斜了眼羅婉瑩,看對方敢怒不敢言的樣子,心裡就痛快。

“我爹早就說了,我想嫁就嫁,不想嫁就拉倒。

若是惦記陛下跟皇後孃孃的恩典,不好意思退婚,成婚後搬回相府住也行。”

裴蕭蕭不想嫁?!

羅婉瑩覺得自己看到了仙女下凡。

雖然姑姑答應自己能做貴妾,可能八抬大轎當正頭娘子,為什麼要委屈自己?

能做正房,當然不要做妾。

自己連清白都舍了,孩子都有了,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難道就不能搏一搏了?

既然無論表兄如何說,自己如何委曲求全,姑姑都不肯退婚,那就隻有從裴家這邊使勁了。

“既然裴小姐不想嫁給表兄,可否請裴小姐……去宮中退婚?”

裴蕭蕭哈哈大笑。

“你們乾出的醜事,憑什麼要我去捱罵?”

“是你們自己想退婚的,跟我可沒關係。

我裴家向來最聽陛下和皇後孃孃的話,指哪兒打哪兒,不帶半點猶豫。”

“對了,當日賜婚時,鄔家以財力不濟為名,跟我哥借了三萬兩銀子做聘禮。

回頭退了婚,記得把錢還一下。”

“看在皇後孃孃的份上,我不讓我哥收你們利息。”

圍觀群眾發出驚訝的低呼。

鄔家背靠皇後,這幾年可冇少撈好處吧?

定了親,竟然還跟親家伸手借錢置辦聘禮?

這吃相也太難看了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