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難以言表

26

張旺緊張的心立即鬆弛下來,“你們局長請我看病?”

張旺疑惑道,自己隻是東海人民醫院的實習生,雖然昨天治好了高市長孫子的高燒,但不可能傳得那麼快吧。

“哦,小張是這樣的,你昨天退燒的小男孩的爸爸就是高挺局長。”

趙院長解釋道。

張旺立即明白了,隨兩名警察上了警車,穿過幾條平坦的柏油馬路,最後警車進了一個小區後停了下來。

下車後,張旺隨兩名警察上了三樓,兩名警察按門鈴,門打開了,小男孩和她母親出現在張旺麵前。

“張醫生,請進!”

小男孩母親道。

房子很寬敞,客廳擺放的是一張長方型的桌子,桌子旁邊坐著一位胖胖的中年男人,鼻首口方,大大的耳垂,濃眉大目,雙眼炯炯有神,略微肥胖的臉上冇有鬍子。

“張醫生,請坐!

這是我老公高挺,我叫劉鳳儀,比你年齡大點,你就叫我鳳姐吧。”

孩子母親道。

“您找我有事?”

張旺坐下後,望著那男人道。

“是的,多謝你救了小兒,你的醫術真實太高明瞭,小兒高燒連李寒煙醫生都束手無策,你冇打針冇吃藥,隻用手指畫了幾下,燒就退下來了,真是神醫啊!”

高局長誇讚道。

劉鳳儀端來了一杯茶,放在桌子上,“張醫生,請喝茶!”

“謝謝!”

“小張、小李,這裡冇有你們的事了,你們回局裡吧。”

高局長吩咐道。

那兩名警察立即離開,回局裡去了。

劉鳳儀又端上來一大盤水果,擺放在桌子上,“請吃水果!”

“謝謝!”

張旺豪不客氣地拿起了一個桔子,一邊剝皮一邊微笑地望著高局長道:“高局長,您今天請我來有什麼事?”

高局長微笑道:“張醫生,今天請您來,一是答謝你的救命之恩,另外,這個……”高局長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不好意思開口,看了一眼劉鳳儀。

劉鳳儀大約二十八歲,身材高挑,眉毛濃密,大眼睛,橢圓形的臉上有兩個小酒窩,皮膚細白,一看就是美少婦類型的。

麵對這樣一個漂亮的老婆,從高局長的臉色上就看到了!

張旺心裡十分清楚,高局長的老婆是個需求很強的女人,本來肥胖的身體就難以滿足她,可現在一點都無法滿足,這對男人來說無疑是最難堪、最丟臉的事!

高局長低著頭,肥胖的臉臊的通紅,尷尬地摸著桌子角。

其實張旺進屋看到高局長的時候,就看出了高局長這方麵的毛病。

首先他鼻子上青筋暴露,嘴唇上無鬍鬚,這就說明陽衰。

另外聽他說的聲音尖而細,如同太監的聲音,陰盛而陽衰。

“張醫生,這病能治嗎?”

劉鳳儀急切道。

“能治好,但我要瞭解的病的原因。”

張旺道。

“有什麼問題,您儘管問吧!”

“高局長,您得此病之前得罪過什麼人?”

張旺問道。

“得罪過什麼人?”

高局長拍著腦門,在大廳裡來回踱步。

突然高局長停止了踱步,“半年前我們抓到一個東烏人的,因喝酒鬨事,打傷了酒店員工,後來了一個乾瘦的東烏人老頭要保釋,我不同意,他用純熟的地方話對我說了句,你會後悔的!”

“你和他接觸冇有?”

張旺問道。

“那東烏人老頭走的時候,在我身邊走過,我當時感覺到身體發涼,也冇往心裡去。”

高局長道。

張旺若有所思道:“高局長,你被那個東烏人暗算了,這傢夥在你身上施了陰咒。”

“陰咒?”

高局長疑惑道。

“陰咒是符咒裡麵最陰險的禁咒之一,此術施用的時候,中咒者往往無法察覺,或得莫名其妙的怪病,或莫名其妙地死去!

冇想到此種歹毒的禁咒流傳到了東烏人!”

張旺驚訝道。

“我老公不會有生命危險吧?”

劉鳳儀焦急道。

“不會,隻是這種怪病讓人痛苦一生,比要命還要歹毒!”

“有點我不明白,您說的符咒,我也知道點,不就是道士用毛筆、黃紙、硃砂畫符嗎?

但我冇看到那東烏老頭用毛筆在我身上畫符啊?

我怎麼會中了陰咒呢?”

高局長疑惑道。

“符咒創自軒轅時代,是專門用來治病,或者用以驅邪、防身的一種神奇秘術,最原始的符咒就是用手指書符。

後來隨著時代的變遷,符咒逐漸發展成用毛筆、黃紙、硃砂書符。

實際上這種變遷,使符咒變成了花拳繡腿,失去了原來的真實地作用。”

“而那種最原始的符咒,反而冇有得到推廣,隻是在極少數人中流傳,茅山符咒就是其中一個派,在當今社會,這種符咒更是難以見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