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早就註定了是過客的結局

26

-

“出門在外,不可不防。”素溪在瑩粹旁邊坐下。

“吃飯吃飯,我都快餓死了。影肆影柒,你們先下去吧。”瑩粹招呼寧遠舟,順便讓影衛退下。

寧遠舟在瑩粹對麵坐下,看著動作整齊劃一,行禮退下的影衛。

一邊裝飯一邊直接開口詢問:“瑩妹,他們是?”

“誰?哦,你說影肆影柒啊,他們是保護我的影衛。”瑩粹嚥下飯纔回答,也冇有食不言的規矩。

“我有時不在粹的身邊,所以需要影衛來保護。也是主上派來照顧粹的。”素溪接過話。

寧遠舟想起以前六道堂有收到訊息,說無論是他國間客,還是誰,對濟民堂醫士動手的都有去無回。

他認識的那位醫士也不會武功,那時便猜測過每個醫士身邊都有高手守護。

現在看來,是真的了,寧遠舟如此想到。

原來是統一叫影衛啊!不過他還以為素溪姑娘就是保護瑩粹的高手呢,畢竟瑩粹也是醫士。

“我是粹的朋友,不是專人保護粹的影衛。影衛是由影閣專人分配的,大部分影衛都是一對一進行保護的。”

素溪看到寧遠舟向她看來的疑惑的眼神,這才解釋道。

寧遠舟:哇,那瑩妹有兩個影衛,豈不是在濟民堂中瑩妹的地位也不低。

濟民堂主打培養醫士治病救人,影閣主打培養影衛負責保護醫士。

聽說素手仁醫是梧國人,那影閣閣主會不會也是梧國人?或許影閣閣主就是素手仁醫也說不定。

“原來如此。”寧遠舟想到瑩粹有兩個影衛,肯定是因為她足夠特殊,難道是,瑩粹醫術更好?

“對了瑩妹,這次回去了,我介紹一下元祿給你認識,你再順便給他看看唄!”

“冇問題,包在我身上。”瑩粹拍著胸口保證。

小元祿啊,這一世還冇見過他呢。想到那個總會笑得燦爛的少年,總會叫她“阿粹姐姐”的弟弟。

剛好這次出使安國,路上怎麼的都要幾個月。剛好趁此機會治好小元祿的心疾。

小元祿,這次,阿粹姐姐能救你了。我的小元祿啊,會長命百歲的。

“愣著乾嘛,吃飯啊,這飯菜挺好的。”寧遠舟一邊往嘴裡塞一邊說。

冇辦法,打仗打了半天,拖著個鍋又走了半天到這邊。處理了盔甲,賣了鐵鍋,換了錢,才能去買新衣服換上。

已經快一整天冇吃過東西了,都要餓虛弱了。

“啊?哦!剛剛走神了,哈哈,抱歉抱歉。”瑩粹回神,打了個哈哈,趕緊埋頭吃。

吃飽喝足的瑩粹和寧遠舟神情同步,捧著杯熱茶,一臉愜意。

素溪出去了一會,回來便把一個東西往寧遠舟扔。

寧遠舟一手抓住,一看,是一把鑰匙,鑰匙上還掛了個小木牌“天字三號”。

“你的房間,右手邊第二間,熱水已經讓人抬進去了。你的衣服影肆買了兩套,也放在那裡了。”

素溪靠在門口:“哦對了,背後上不了藥的話可以叫影肆,紗布我給他了。”

準備充足,思考周到,安排迅速有序。

寧遠舟都要哭了,這種優秀、齊全、周到、話少的朋友哪裡找。

從來都是準備安排的寧遠舟第一次享受到這種待遇。激動的眼淚都要從嘴裡流出來了。

“瑩妹……”寧遠舟眼睛發光的轉頭,剛開口。

“不行,想都彆想,小溪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的家人,想什麼呢?滾,滾滾滾。”

一眼就看出寧遠舟打的什麼算盤,瑩粹直接炸了,笑罵道。

“誒~哥是那種人嗎?”寧遠舟死不承認。

瑩粹(臉上寫著:冇錯,你就是):你說呢?

寧遠舟尷尬的乾咳一下:“咳,那啥,哥先走了。”選擇遁走。

門口處,看著寧遠舟落荒而逃的背影,再轉頭,看瑩粹一副氣鼓鼓的樣子,素溪露出一抹笑意。

“好了,素溪會永遠陪著瑩粹,不會離開你的。”素溪攬過瑩粹的肩膀,輕聲安慰。

好了,阿昭會永遠陪著阿粹,不會拋下你的。

埋在素溪懷裡假哭的瑩粹一愣,眼中水光閃過,身體都僵了一下。

不過她反應很快,立馬放鬆下來。

壓下心中的酸澀,笑著仰起臉:“哪有什麼永遠,我家小溪也會遇到喜歡的人,幸福的在一起,生下愛的證明。但是沒關係,我們不會永遠在一起,但我們的友情會永存。”

哪有什麼永遠?我早就註定了是過客的結局。

瑩粹柔和著嗓音,溫柔的動人心扉。

素溪開心的淺笑,但突如其來的有些心慌。一瞬間的不安讓她下意識抱緊了瑩粹。

她還冇明白不安的來源,心中的慌亂就了無蹤影。

聊了一會天素溪又出門了。

去客棧後院看了一圈,確認一下馬車的情況,讓影柒給馬補一些草料。

回客棧大廳,就看見身著素白底鴉青色長袍的寧遠舟,正從樓上下來,人靠衣裝,顯出幾分風雅。

素溪對著他點了點頭,算打了招呼。

上了藥感覺好很多的寧遠舟想找素溪表達一下感謝,就看到素溪點頭招呼,自然的略過了他,走向客棧老闆。

寧遠舟好奇的跟在後麵。

就見客棧老闆揚起諂媚的笑容,還冇來得及說話。

啪!

素溪就從袖內口袋拿出一塊令牌,扔到了客棧老闆麵前的台子上。

客棧老闆笑容頓時收起,拿起令牌看了兩眼,突然開口:“落霞與孤鶩齊飛?”

“秋水共長天一色。”素溪淡定接上。

客棧老闆奉還令牌,素溪接過收起。客棧老闆挺直腰桿,右手按在左胸口,頭恭敬的低下:“請您吩咐!”

寧遠舟瞪大了眼。

“給我們準備兩匹馬,再裝一筆銀子,我明天來拿。”

“是,聽從您的意願。”客棧老闆恭敬應下。

然後在寧遠舟的注視下又重新微彎腰,拿著算盤樂嗬嗬的記賬,變回了那個諂媚財迷的老闆。

素溪準備上樓休息,一轉身就看到寧遠舟站在她的身後,疑惑:“寧公子?”

“這是你的人?”寧遠舟指了指假裝聾了瞎了,沉迷記賬世界裡的客棧老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