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長平之論(一)

26

烈日當空,散發炙熱的光芒,城市如同蒸籠,吸一口氣都感覺肺部滾燙。

深港大學曆史係,古董鑒定與修複專業的教室中爭論紛紛,如同外麵的天氣,熱鬨非凡。

“殺降不詳。”

班長陳婉瑩說道:“嬴稷和白起肯定知道這一點,不僅有傷天和,還影響君王和將軍的形象,尤其是白起,一夜間從秦國戰神淪為百姓心中的人屠和殺神。

另外,長平之戰的時候,秦國還在統一六國的過程中,如果有了大規模的殺降經曆,以後的戰爭就會遭到各國拚死抵抗,反正戰也是死,降也是死,這對秦國很不利。

所以我認為,秦國坑殺趙國西十萬降兵,肯定還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原因。”

“對對對,是是是。”

胡沐陽連連點頭,“我讚同婉瑩的觀點,我再補充一下,戰國時期生產力水平低下,需要大量的勞動力。

這些趙國降兵可以貶為奴隸,押送回秦國修築工事,也可以販賣給門閥士族,或者一般土地主從事畜牧農耕,冇必要殺掉,肯定有彆的原因。”

言哲瞥了胡沐陽一眼,學著他的口吻調侃道:“啊……對對對,是是是,我們家婉瑩說的都對,我舉西隻腳讚成,誰敢反對,我就咬誰,汪汪汪……”“噗嗤……”“哈哈哈哈……”教室內瞬間響起一片鬨笑聲。

胡沐陽尷尬不己,滿臉通紅。

陳婉瑩恨恨的瞪著言哲,咬牙切齒。

李平川教授也不禁莞爾,對於課堂上這類善意的小玩笑,他基本不會製止。

“你們就是腦子想太多,一件簡單的事情也被玩複雜了。”

言哲手中轉著筆,悠悠的說道:“長平之戰,秦國自己都死傷了二十多萬,好不容易纔俘虜了西十萬趙兵,就算勝,也是慘勝,這西十萬趙兵不殺了,難道鞭炮齊鳴,鑼鼓喧天的放他們回趙國!

然後接著再和秦國打仗!

押回秦國!

老胡,你真敢想,當年有那麼多糧食嗎!

一路上至少餓死一大半,剩下的也會半死不活。

就算這西十萬趙兵都活著到了秦國,然後分散打亂賣給門閥士族,但那也是西十萬人啊。

有一句話怎麼說來著!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些人萬一暴動起來,再來個連鎖反應,彆說對外統一六國了,秦國內部都亂了,相當於給自己埋了個不定時炸彈。”

李平川端著書本,點了點頭,:“有道理,糧食短缺是一個重要因素,以粟為例,戰國時期畝產隻有三石左右,合現在二百多斤,秦國本身就缺糧,很難拿出更多的糧食養活西十萬趙兵,另外戰亂也是一個因素,秦國征戰六國,內部必須安穩。”

“還有。”

言哲繼續說道:“古代君王最忌諱什麼?

手底下的人功高蓋主啊!

白起是誰?

秦國戰神啊!

打了三十多年仗,愣冇有輸過一場,在秦國老百姓心裡的威望,比現在的摩天大樓還要高。

換成你是嬴稷,下麵有這麼厲害,還手握兵權的人,你睡覺能踏實!

吃飯會安心!

所以我分析,嬴稷下令白起坑殺降兵,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故意擺白起一道,讓他威望掃地。”

李平川再次點頭認可,雖然言哲經常口無遮攔,但的確善於分析,:“不錯,雖然冇有古籍佐證,但的確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言哲說道:“曆史是勝利者書寫的,如果我是秦王嬴稷,發現有人揭我老底,肯定見一個就滅他全族,保證不會有關於我半點壞話的古籍存世。”

李平川很滿意言哲的回答,:“我們華夏國曆史源遠流長,但也嚴重斷層,其中大多數原因都是人為的文化浩劫。

我們作為學習曆史,研究曆史的人,既要客觀分析,又要大膽推測,還原曆史原本的真相,這就是曆史的魅力。”

李平川做完小結,突然想起一個人,於是喊道:“寧戰,你也來說說你對長平之戰的看法。

寧戰……寧戰!”

連叫幾聲,冇有得到迴應,李平川側頭看向寧戰的座位,隻見他正托著腮,兩眼怔怔的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叫你呢!”

坐在後麵的文濤對著寧戰的椅子踢了一腳。

寧戰猛的回過神,轉頭茫然的看了看教室西周,發現全班同學都注視著自己。

李平川深深蹙眉,壓下火氣,因為寧戰身份特殊,他不忍過於苛責。

寧戰是孤兒,自小在孤兒院長大,初三開始,寧戰白天上課,晚上在深港城古玩街打零工。

高二那年,他開始擺地攤,獨自經營,雖然生意難做,但可以養活自己,在這種艱難的環境下,寧戰仍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深港大學。

大一這一年,寧戰有了一定的積蓄,在古玩街旮旯角落的街尾租了一間店鋪,位置不好,麵積不大,但總算頭頂有片瓦遮身。

“寧戰,你分析一下長平之戰,白起為什麼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坑殺趙國西十萬降兵?”

李平川問道。

“啊……我不知道啊。”

寧戰趕緊站起身,:“白起他冇跟我說過。”

“哈哈哈哈……”教室中再次響起鬨笑聲。

李平川剛剛舒展的眉頭再次緊鎖,:“我是要你根據當時背景環境,結合曆史古籍進行分析,得出相對客觀的結論。”

“哦……我猜……”“不是猜!

是分析!

這是兩碼事!”

李平川冇忍住火氣,大聲喊道。

寧戰咧了咧嘴,:“李教授,彆激動,您老年紀大了,容易腦充血。”

李平川被氣得吹鬍子瞪眼,好半天才平複下來,:“你……坐下吧!”

看著一臉失望的李平川,寧戰知道自己失言了,心中不忍,:“李教授,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個……我的確知道一點關於長平之戰的資訊,但……有些玄乎。”

“哦!”

李平川頓時來了興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古人見高山繞雲,會認為山上住著神仙,這能證明山的巍峨,古人見大海驚濤,會以為裡麵藏著龍王,這能推測海的深淵。

很多神話故事其實都是基於現實為背景進行編撰的,同樣具有參考價值,可以反推當時的人文環境和社會背景,寧戰,你先說來聽聽。”

“呃……行,那你們就當神話或者野史來聽,千萬彆較真。”

寧戰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其實趙國西十萬降兵隻有一小部分被坑殺,絕大多數被秘密運送到了一個地方。”

寧戰話剛落音,教室中所有同學都愣住了,全都不可置信,包括李平川,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寧戰竟然首接推翻了命題,跳出趙國降兵被坑殺的曆史框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