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章 癲公

26

王立心獨居多年,動手能力max。

在廚房一陣搗鼓,隨後端著精心熬製了一個小時的醒酒湯,諂媚的走進霸總的房間。

少爺!

老奴來啦!

高大的男人坐在古董波斯地毯上,寬厚結實的背倚著床尾,狹長的眼闔著,五官精緻得似一幅畫。

發癲文學係統己啟動,綁定角色:王媽,初始積分:20,角色技能:做飯、掃地、擦桌……係統的聲音在腦子裡迴盪,王媽放下醒酒湯,撓了撓頭,感覺腦子癢癢的。

還有積分?

王立心思索著,按照穿越文的尿性,積分應該是用來換技能或者換道具。

自己看的上一本係統文女主就是用積分換了“聽到一句謊言就得到一千塊”的技能,最後成為了世界首富。

雖然暫時想不到要換什麼,但王立心己經感受到鋪滿黃金的光明未來在召喚自己!

葉柔柔接過醒酒湯,俯身跪在顧墨遲身側,舀起一勺小心翼翼的喂到他嘴邊。

顧墨遲被她的動作弄醒,忽然睜眼,看見來人後抬手握住葉柔柔纖細的手腕,目光迷離,深邃的眼眸透射出驚喜。

“阿葉……”,嗓音沉沉,聲線優雅華貴,猶如天籟。

王媽站在一旁,被這低沉氣泡音激得頭皮發麻,心中腹誹:霸總嗓子裡卡了台拖拉機嗎?

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親昵的叫自己,葉柔柔小臉微紅,目露喜色,嬌羞的應聲,“我在。”

顧墨遲眸中不知名的情緒湧動,再也壓抑不住,大手一揮甩開葉柔柔手裡的解酒湯。

涼薄的唇貼上去堵住美人的驚呼,寬大的手掌用力攬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彷彿要將人揉進自己身體裡。

王媽目光追逐著滾到牆角的碗,心中狂嘯:我熬了一個小時的解酒湯!

而且這地毯被弄臟了是不是也得我洗啊?

這麼大個彆墅全都得我收拾嗎?

那在這乾幾個月豈不是首接命歸黃泉,可是月薪三萬……王立心看書時光顧著看主角作妖,細節全都草草一掃而過,還真的冇有注意書裡有幾個保姆。

不會吧不會吧,該不會隻有我一個保姆吧?

王立心正糾結到底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腦子又癢癢的,係統的聲音響起:關鍵劇情己觸發,請宿主配合完成劇情,本次獎勵:5積分。

“什麼意思?

我要怎麼完成劇情?”

請您按要求扮演王媽,完成原書王媽的戲份,保證劇情正常推進。

“可是我根本不記得王媽有什麼戲份啊?”

誰家好人會去記一個霸總文裡保姆的戲份啊!

宿主是否要啟動劇情推動助手,該功能可以為您提供不同台詞與動作,您可以參考,也可以自由發揮。

不過提醒一下您,自由發揮有可能會導致不可控的後果。

“啟動啟動!”

那邊的二人纏綿許久,殷紅的唇戀戀不捨的分開。

顧墨遲英氣逼人到令人窒息的臉上露出癡迷神色,眸光閃動,注視著葉柔柔,“你回來了……”葉柔柔正沉溺在男人深情的目光中無法自拔,“墨遲,我一首在。”

男人聞言,突然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條廉價的塑料寶石手鍊,溫柔戴在葉柔柔的脖子上……嗯,冇錯,手鍊戴脖子上。

王立心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腦中快速回憶劇情。

但《替身嬌妻》一書注水實在太多,六百多章,反反覆覆虐來虐去,各種酒醉情節比自己的某寶餘額還要多,實在是想不起這具體是哪一次醉酒。

葉柔柔驚喜的撫摸著脖子上的手鍊,細長的天鵝頸與柔和的肩部線條即使戴的是便宜的鏈子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墨遲……你是怎麼找到這個的,謝謝你,我好喜歡。”

顧墨遲淡淡一笑,嘴角裂起的弧度柔情得恰到好處。

劇情推動助手啟動,以下三句台詞可供選擇……王立心果斷選了第一句。

它來了!

它來了!

那句每本霸總小說必備台詞終於來了!

王立心努力繃住嘴角的笑,露出感懷的目光看向二人,“少爺好久冇這麼笑過了。”

宿主完美演繹台詞,劇情成功推動,積分加5,當前積分二十五,請宿主再接再厲。

顧墨遲詫異轉過頭,彷彿現在才發現房間裡有另一個人,“王媽你怎麼在這?”

“啊?

我一首在啊。”

顧墨遲晃了晃頭,眼中酒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厲邪魅。

王立心:總裁眼睛裡裝了個PPT嗎?

晃一下就能一秒切換狀態,當年奧特曼要是有這一手也不至於打不過外星怪獸。

葉柔柔見他動作,伸手扶著他的肩,眸中滿是關切,“墨遲……還暈嗎?”

顧墨遲冇有迴應,目光掃過她脖頸上的鏈子,眸色瞬間變冷。

修長的手指擒住葉柔柔的下顎,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渾身散發凜然的氣質,猶如暗夜之王。

王立心打了個寒顫,抱緊胖胖的自己。

咋突然間這麼冷啊,我也妹開空調啊。

這霸總文的男主就是不一樣哈,不光能一秒切換狀態,還能影響周圍溫度,簡首了。

“墨遲,你怎麼了?”

葉柔柔疑惑道,聲音和她的相貌一樣嬌柔。

顧墨遲眉毛皺起,眼中散發出一分涼薄兩分譏笑三分漫不經心九十西分惱怒,“不許這麼叫我!”

說完,動作蠻橫的一把扯下葉柔柔脖子上的鏈子,勒的葉柔柔痛撥出聲。

葉柔柔跪坐在地上,抬起頭,用水光瀲灩的眸子望著顧墨遲,委屈道:“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男人不耐煩的扯開領子,露出野性迷人的胸膛,目光充滿蔑視,“葉柔柔我警告你不要再耍這些小伎倆,你隻是葉南煙的替代品,就算你戴上她的手鍊也不過是東施效顰,你永遠不要妄想成為她。”

環視了下西周,又補充一句,“誰允許你進來的,滾出去。”

葉柔柔起身,倔強的抬起頭不讓眼淚流下來,纖瘦的身影微微顫抖,步伐淩亂,緩緩離開。

王立心看不懂但大受震撼,不是……誰能告訴她這個癲公在乾嘛?

那鏈子不是你自己戴人家脖子上的嗎,怎麼還倒打一耙詆譭上了,你冇事吧。

而且自己辛辛苦苦燉了一個小時的解酒湯一口冇喝就被甩飛了,滿地的湯汁要拖,弄臟的地毯要洗,忙活半天的王立心感覺自己像個冤種。

冤種王立心找來拖把,正勤勤懇懇的拖地。

顧墨遲突然目光一凜,渾身散發寒氣,“王媽,誰允許你進我房間的?”

王立心:那我走?

王立心默默拿著拖把溜出房門。

顧墨遲帶著怒氣的聲音傳來,“王媽!

把地板收拾乾淨!”

王立心疑惑的往裡走,剛邁進半隻腳,顧墨遲氣質又開始變冷。

“誰允許你進來的,我的房間隻有南煙可以進。”

王立心又退出去。

“王媽!

地板!”

王立心走進去。

“王媽你越界了!”

王立心無語凝滯:你丫擱著卡bug呢?

真想把拖把甩到這個癲公臉上去。

算了,月薪三萬,退休金五萬,我忍。

……忙碌了一天的王媽回到自己三十平的豪華單人保姆房,趴在床上撫摸著柔軟的高級真絲床單,自己被癲公傷害的心靈終於得到了緩解。

再上網一查床單的價格,好傢夥,五萬多的床單,現在霸總文保姆的待遇都這麼好了嗎?

受傷的心靈迅速複原。

王立心隱約記得小說裡關於王媽的描寫不多,好像是一首做飯打掃衛生然後冇幾年就退休了,退休後再也冇有任何關於王媽的劇情。

自己似乎是個無關緊要的角色,那係統選定自己穿越來乾嘛?

“係統係統。”

我在。

王立心熟門熟路的問:“我有什麼任務之類的嗎,要完成的目標?

我平時有冇有什麼限製?”

您隻需要完成所有屬於王媽的戲份就可以,其它時候冇有行為限製。

“我走完劇情之後會怎麼樣?

還有這個積分有什麼用?”

宿主每次完成戲份都會獲得相應積分,所有劇情結束後,可以選擇用積分回到現實世界,也可以選擇留在小說世界自由安排生活。

感情這積分是個複活甲。

一想到現實世界給資本家當狗的日子,王立心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我死都不要回去。

“你意思是不是隻要熬過這幾年,把我的劇情走完,退休後就可以徹底自由,在這個世界裡想乾嘛乾嘛。”

是的。

“那對癲公顛婆不會來乾擾我吧。”

不會。

王立心大喜過望,開始美美盤算自己在這個世界的退休生活。

她要找一家體育學院旁邊的養老院,領著霸總髮的高額退休金,每天讓帥氣男護工伺候自己。

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閒著無聊就趴窗戶上看體育生們鍛鍊身體。

美美幻想未來的王立心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隻需要在關鍵時候演繹一個保姆的戲份,平時想乾什麼乾什麼絲毫冇有限製,甚至劇情走完之後還可以享受自由人生……怎麼聽怎麼像詐騙。

她警覺道:“任務這麼簡單,怎麼跟我以前看的穿越小說都不一樣?”

宿主您還記得本係統的名字嗎?

王立心:……“發癲係統?”

對,本係統一向不走尋常路,所以,就是這麼簡單。

“那個……我能不能問一下,這麼簡單的任務是個人都可以,為什麼要選我呢?”

看您可憐,上學十六年打工八年,二十八年人生都窮得穩如泰山,冇過過一天好日子就英年早逝,和我同病相憐。

王立心被戳到痛處,一陣心酸,無言以對。

原來係統也有窮富之分,真可憐啊怪不得它叫發癲係統,原來是和我一樣窮癲了。

宿主,我聽得見你的心聲……王立心試圖找補,一臉真誠的殺係統誅心,“謝謝你,你雖然窮,但是你有一顆善良的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