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1

“我不理解,我真的不理解。”

“行了行了,冇人要你理解,你這句話都說了一路,如今地方都快到了,你再說這些有什麼用呢?”

三人一行各自在空中禦劍前行,白衣女子笑眯眯的在前頭,中間是一個黑衣服的年輕男孩子,身後則是一位更年長的黑衣男子,中間的男孩子哀歎一聲,道:“我還是不理解。”

黑衣男子道:“阿羨,師父也是為了你好。”

魏無羨一拍大腿,控訴道:“好什麼好什麼好什麼好?爹你說,我們一家三口就在山上潛心修習不香嗎?為什麼非要下山來,還把我送到彆處去求學?是師祖能力不佳?我纔不信呢。爹孃你們的修為如今都處在金丹後期,馬上就要升入元嬰了,作為你倆的兒子我呢,修為也不差,再努把力也能進入金丹後期。你們帶我下山,除非是想給我找一個香香軟軟的坤澤媳婦,因為師祖那裡根本冇有一個女弟子,否則,我實在找不出來你們非要我下山求學的理由。”

白衣女子道:“你要是抱著這種想法去雲深不知處,也不是不可以。”

魏無羨嘖了一聲,師祖的山上一個坤澤都冇有,自家父母都是能力極強的乾元,魏無羨繼承了父母的好基因,一出生就是資質極佳的優質乾元,長得俊美又極會說話,很討師祖抱山散人的歡心,所以他就更不理解,師祖為何要在自己十五歲那年,將他趕下山送到雲深不知處去求學。

要說嫌棄山上人多,魏無羨纔不信,師祖的山上零零散散也就兩三個弟子,除卻爹孃,還有一個幾乎從來冇在他麵前露過臉的師伯,以至於魏無羨長這麼大,都對這位延靈道人的長相毫無印象。

據說他這位師伯,整日隻知道潛心修煉,避不見人,也就在魏無羨滿月的時候,特意出來抱了抱他,然後在魏無羨身上下了一個保護靈契,就又回山裡修煉了,魏無羨自詡想見他一麵,真是比見到師祖還難。

不過,前段時間,師祖不知從哪裡抱來一個小孩子,憐其無父無母收為弟子,魏無羨眼瞅著這孩子年紀比他要小上十多歲,回頭自己還要叫人家師叔,一陣無語。不過最近他們一家三口準備下山,師伯又不常出來,有個小孩子給師祖解悶,倒也是件好事。

據說外麵的修真界如今動盪不安,抱山散人一脈作為當今修真界能力頂尖的存在,雖然不常與世家走動,但並未完全避世,因此在魏無羨一家人下山之前,抱山散人特地將三隻帶有特殊靈力的羽毛,分彆交予他們。

如遇難以脫身的險境,隻需要在此羽毛上運用靈力,便可以進行空間轉換,同時這個羽毛能允許使用者多攜帶一人,以助他人脫困,但再好用的靈器,也隻能用一次,所以抱山散人再三強調,此物,要慎用。

在來之前,魏無羨就已經聽說,抱山散人為何要選擇雲深不知處,是因為山上到了他們這個年紀的弟子,需要下山在人世間經曆一段短則數月長則數年的修行,修的則是專門與人相處之道。而藏色散人十三歲時,就被抱山散人送來雲深不知處,也因此在這結識了比他大兩歲的魏長澤。後來,倆人心意互通,結為道侶,藏色散人也就帶著魏長澤回了山。

起初抱山散人雖有想過,自己的弟子下山曆練一番後,會不會真的那天給領來一個夫君回來,萬一這夫君還是個坤澤,那回頭這山中恐怕再無清靜之日,可當她見過魏長澤這個優質乾元後,不僅打消了所有疑慮,還破例將他收為自己的弟子。

反正,山上再多一個人熱鬨熱鬨,也不是壞事。

如今再把他倆人的孩子送來雲深不知處,當年藏色散人的同窗幾乎都還在,如此,照顧起來也算是放心。

魏無羨道:“下山就下山,修煉就修煉,為何偏偏要在雲深不知處這個地方?”

藏色散人道:“師尊還年輕的時候,曾在這裡曾邂逅過一位故人,二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當年師尊曾問這位藍氏前輩,是否要跟她回山,可這位前輩隻道家業責任重大,婉拒了師尊,不過師尊也冇有氣惱,更冇有傷心,隻言人各有誌,還望後會有期。可多年後,那位藍前輩早已離世,師尊對此深表遺憾,因此後來的人若想出山修行,師尊多推薦去這裡。”

魏長澤補充道:“我和你娘,也是在這裡認識的。”

修行什麼的哪裡有聽八卦來的香,魏無羨瞬間被吸引,亮著眼睛道:“哦喲,我怎麼從來冇聽師祖說起過這件事?”

魏長澤道:“小孩子家家,打聽什麼長輩的私事。”

魏無羨道:“喲,這麼說,師祖自己在姑蘇藍氏,冇找到如意郎君,就特意把我送來這裡,是想讓我娶個媳婦回來?”

藏色散人道:“胡說什麼呢,誰說那位藍前輩一定就是男性坤澤了?你啊,心思彆一天天全都用到這裡,姑蘇藍氏的乾元和坤澤皆是分開修行,甚過男女大防,你如今出門在外,背靠抱山散人一脈,說話做事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皆是小孩子心性了。”

魏長澤道:“而且,阿羨,此去,你要格外小心,身穿烈日炎陽袍的人。”

魏無羨道:“岐山溫氏?不是我說,他們家的人行事如此猖狂,為何師祖不考慮幫忙出手解決一下的?”

魏長澤道:“此事,自有天定。”

魏無羨攤手歎氣,眼見一處仙山的影子在眼前慢慢浮現,連忙禦劍道:“爹孃,我先走一步,晚點再來跟你們會合啊?~”

藏色散人道:“哎哎哎哎你要去哪兒啊,一會太陽都要落山了,今日怎麼說,也要讓你跟你藍姨見一麵啊?”

魏無羨回頭道:“乾嘛啊,爹孃你又不是來了馬上走,這裡既然是你們定情之地,那為何你們不在這裡多住幾天,順便再找朋友敘敘舊呢?我過會就回來找你們會合,怎麼也不可能錯過跟人家見麵,況且,我聽說,藍姨有兩個兒子,模樣都十分俊俏,不知道這裡麵會不會有一個我心儀的坤澤小郎君,到時候,冇準你們也可以給我說個媒啊,我走啦~”

“哎——!這孩子....”望著魏無羨禦劍而去的背影,藏色散人這才說出剩下的話,“藍家這輩,隻有乾元,可冇有坤澤啊,阿嬰怕是要失望了。”

一路上好不容易得瞭解放的魏無羨,撒歡的在半空中踏著隨便興奮的轉著圈,順便還低頭悄悄觀察了一下雲下的人。

雖然是有幾個穿著烈日炎陽袍的溫家修士,可魏無羨並冇有見到有生事的人,雲下之地是一處很大的集市,依河而建,沿岸數十家各類商鋪,叫賣聲此起彼伏,聽著吳言軟語,魏無羨不禁感歎:“哎呀,姑蘇人講話真好聽,軟軟糯糯的。”

魏無羨的目光停留在各處吃食上,來之前他就聽師祖和母親說,姑蘇藍氏的飯菜皆為草木藥膳製作而成,非苦即淡,食之難以下嚥。這也就是為何魏無羨要提前跑出來的原因,他總要找個機會,偷偷帶一點吃的進去,橫豎魏無羨現在有用不完的靈力,儲存個三天兩天應該不成問題,到時候麵上在食堂應付好是一回事,自己在房間裡關起門來偷吃,就是另一回事了。

其中最招眼的旗幟,當屬一個酒家門前,所寫的天子笑三個大字。

眼見快要到日落時分,魏無羨微微挑眉,對著那酒家禦劍便衝了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