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3

魏無羨跑得快,冇多久他就趕在藍忘機前麵,落在了雲深不知處最大的會客間外。

他站定在門前,確認藍忘機冇有追過來,這才長出了幾口氣。

就算藍忘機要去找人告發自己,可他怎麼說也要到這屋子裡來,不僅通報要花點時間,估計藍忘機還要好好處理一下,魏無羨方纔不小心意外扯掉他額上繫著的那根帶子。

趁這個時候,魏無羨進了屋,就是姑蘇藍氏的座上賓,他再提前在父母和青蘅君那邊吹吹耳邊風,不就逢凶化吉萬事無虞了?反正他又不是故意要捉弄人的,剛纔那件事就是純純的一場意外,隻要魏無羨解釋的清楚明白,姑蘇藍氏,不至於這麼不講情理、冇有容人之度的吧。

於是魏無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和衣襬,淡然自若的敲了敲門。

很快,屋裡便有一個弟子出來,替魏無羨開了門。

魏無羨朝他笑了笑,又對著姑蘇藍氏的幾位座上賓行禮道:“青蘅君,藍夫人,藍老先生還有澤蕪君好啊,不好意思我來遲了。”

可他的心裡卻在默唸,這其實也冇有多遲吧,橫豎太陽也就剛剛落山而已啊。

藍啟仁輕哼一聲冇有言語,青蘅君微笑著點了點頭,道:“無妨,魏公子並未來遲,隻是稍晚幾分罷了,無需介懷。”

藍卿容順著魏無羨的目光向後看去,麵上很快現出一份疑惑,又看了一眼同樣麵露不解的夫人,道:“魏公子,剛纔可有見到忘機?”

能讓青蘅君這般稱呼的,十成十說的就是姑蘇藍氏的嫡係公子了,魏無羨愣了一下,道:“藍...忘機?”

看魏無羨這疑惑的表情,冇遇到也不奇怪,雲深不知處這麼大,有時候兩個人走了不同的岔路,冇遇上也算正常,藍卿容見此解釋道:“是我的小兒子,方纔我擔心魏公子初來雲深不知處會迷失方向,因此才特意讓忘機前去迎接。”

魏無羨心說那剛纔遇上的這個人,肯定絕對不可能是藍忘機。畢竟青蘅君是讓人家來迎接自己,藍忘機作為姑蘇藍氏宗主的親兒子,若是出去迎接姑蘇雲深不知處的客人,再怎麼說,也不可能上來就對著魏無羨直接使劍出招,最後倆人還打了一架。

篤定剛纔遇上的那個人不是藍忘機的魏無羨,笑了笑:“多謝青蘅君費心,隻是有點可惜,方纔我同藍二公子並冇有遇上,想必我們二人應該走岔了路,不然的話屆時就是我倆一起過來這裡了。”

趙意純麵露不解之色,道:“雖說冇有遇上也是常事,但阿湛為何遲遲不歸?魏公子,你過來的時候,雲深不知處內可否發生了其他事情?”

魏無羨心說,若他喝酒被那位藍氏小弟子抓包這件事,不算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的話,那他所看到的一切就簡直再正常不過了,笑道:“冇有,我來的時候,雲深不知處並無異樣。”

趙意純很喜歡這個活潑的孩子,笑道:“既這樣,那便坐吧。”隨後她又對一旁靜立的門生道:“你們去尋一下二公子,告訴他,今日家宴,不必夜巡了。”

聽到家宴這個詞的魏無羨,感覺哪裡有一點奇怪,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如今這間屋子裡,自己的輩分最小,長輩冇開口之前他不好說些什麼,於是也老實乖覺的坐到藏色散人身旁。

魏無羨剛一落座,待他看清桌案上都是什麼的時候,忍不住皺了皺眉,努努力才使自己冇有擺出一副難看的表情。

乖乖,這桌上的菜色也太...

不是瑩白就是青綠,細聞起來好像還帶有一股藥味...

這飯菜他當真能吃得下去嗎?還好他在來之前在綵衣鎮已經吃了點酒菜,不然的話今天晚上又要餓肚子,豈不是太慘?

可還冇等魏無羨提前為今天的晚飯默哀一秒,原本離去的門生又很快折返回來,在外麵敲了敲門,透過門上的影子,魏無羨能夠看到,藍氏門生的身後還跟著一個少年,隻是那少年卻一言不發,並不像自己這樣親自在門外講話行禮的。

也是哦,魏無羨是客,但藍家二公子是什麼身份啊,當然不需要自己開口通傳自己了。

那門生在門外通報道:“青蘅君,夫人,二公子到了。”

青蘅君道:“忘機,進來吧。”

魏無羨突然抬起了臉,對這個素未謀麵的藍家二公子很是好奇。

門被吱呀一聲推開,魏無羨亮著眼睛往門口看去,隻見一個約莫十五六歲的男孩子走了進來,他束著一條雲紋抹額,膚色白皙,如琢如磨,俊極雅極,眼睛的顏色非常淺淡,宛若琉璃。藍忘機進門的時候,身上還帶著淺淡不散的檀香氣息,勾的魏無羨立刻想起來....

這不就是方纔因為能不能把天子笑帶進雲深不知處,而和魏無羨打起來的那個藍家小弟子嘛!

藍忘機微微低頭進了屋,在中間站定,隨後又是躬身一禮:“父親,母親,叔父,魏仙師,魏夫人,兄長,魏公子。”

趙意純笑道:“都是一家人,這裡也都是我的朋友,阿湛你不要再板著個臉,放鬆一些嘛。正好,也見見孃的閨中密友你魏姨啊。”

藍忘機依言抬頭,卻在看到魏無羨的那一刻,瞳孔驟縮,嘴唇微顫,這個表情自然也被青蘅君夫婦和藍曦臣看在眼裡,可還冇等他們說些什麼,一旁的魏無羨眼睛突然閃閃發光,歡天喜地道:“哎喲!怎麼是你呀?!”

藍忘機眉頭狠狠一皺,不願與魏無羨多話,趙意純瞧著,卻覺二人的反應好生有趣,帶著一分歡喜的語氣問道:“哦?魏公子方纔是遇上阿湛了?”

聽趙意純這語氣,應該是很希望他們兩個能做個好朋友,見此魏無羨也就不端著,笑道:“我今晚來的時候,半路遇上了藍二公子,我倆還切磋了一下,不得不說,藍二公子的劍術和身手都極為不錯,我們酣暢淋漓打了一場,雖然我們最後差不多打了個平局,但我可開心了!”

說完魏無羨還看向抬起頭,正狠狠瞪著自己的藍忘機,嘻嘻一笑:“是不是啊藍二公子?你是不是也挺開心的?”

看樣子,魏無羨也不想在兩家父母麵前,說出抹額被意外扯下這件事,可藍忘機心裡卻多了一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這個魏家的小公子,作為外客屢屢犯禁也就算了,可他竟然扯了自己的抹額...還毫無羞恥歉意之心的說著撩撥人的話....!

雖說藍忘機知曉魏無羨是從抱山散人的仙山那裡過來的,但他既來雲深不知處求學,怎可能對藍氏家規,以及抹額的含義全然不知?

姑蘇藍氏家規有雲,不得打誑語,於是藍忘機輕聲道:“並無。”

可魏無羨卻是個想到啥就去說啥的性子,道:“並無?那藍二公子你為何總是要對我散發出你的信香呢?你身上的信香特彆好聞,方纔我見你身手了得,劍術水平也不差,不像是要失控的樣子啊,怎麼會突然散發信香呢?”

說完魏無羨也冇注意到,藍家眾人臉色各異的精彩表情,而是轉頭看向自己的親孃,道:“阿孃,我今天臨去綵衣鎮之前,你還冇有跟我說,姑蘇藍氏這輩的嫡係裡,到底有冇有坤澤啊?”

藏色散人本來還在心裡偷笑,當年她曾偷偷颳了藍啟仁的鬍子,結果十幾年過去,藍家二公子對她兒子嘴上花花的功夫竟也毫無辦法,她該是對姑蘇藍氏這麼些年,還是冇有對現有家規進行修改的古板歎息呢,還是對她兒子有自己當年之風範而感到欣喜呢。

結果魏無羨就又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她頗為無語,道:“想什麼呢,藍氏這輩隻有乾元,冇有坤澤。”

魏無羨頗為失落,低聲道:“啊...這樣?”

也就是說,藍忘機同他自己一樣,是個優質乾元了?

可乾元之間的信香隻可能互相排斥,不會存在一方吸引另一方的可能啊?

魏長澤眼見著平日裡話多的魏無羨第一次陷入沉默,道:“阿羨,怎麼了?”

魏無羨實在是不知該如何說他好似很喜歡聞藍忘機身上的信香,隻好斟酌道:“阿爹阿孃,我好像,並不排斥藍二公子身上的信香....”

這下長輩們都冇有說話,兩人的第二性征皆是優質乾元無誤,藍氏有醫師,藍家嫡係還需要通過最基本的醫修測試,而抱山散人定有不俗醫術,因而不存在分化和診斷錯誤的可能。

可若按以往的醫學常識來看,乾坤有彆,兩人之中若有一人為坤澤,另一人為乾元的話,其中一人定會被另一人的信香所吸引。

藏色散人和趙意純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的臉上讀出了:你的孩子當年分化時冇診錯?的表情。

但姑蘇藍氏是什麼世家啊,這可是如今修真界擁有藏書最多的仙門世家。

於是藍卿容笑眯眯道:“不妨事,醫者也是要同我們普通人一樣,需要不斷修行。雲深不知處的藏書閣裡有相關的藏書,忘機,往後的幾個月,如若下了學,不急於劍術的修煉,不妨同魏公子一起,去藏書閣裡找尋一下答案?”

藍忘機的嘴唇動了動,本想說出拒絕的話,可他看著魏無羨的那張笑臉,竟頭一次有了微微動搖的心思。

抹額被這個人扯了,而他又親口說喜歡自己的信香....

這世間,也有不少兩個乾元結合後誕育後代的例子....

想到這裡,藍忘機微微定了定神,道:“好。”

魏無羨道:“可以啊!”

他可最是喜歡學一些冇見過的新東西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